相對於中、日重開「首腦外交」,雙邊關係回到正軌,日韓關係則因日、韓島嶼主權紛爭、二戰慰安婦問題及近日激化的日本殖民時期徵用朝鮮工人賠償問題,陷入1965年雙方建交以來的谷底。

南韓總統文在寅雖參加大阪G20峰會,但未與日相安倍進行場邊首腦會談,當然不是因為兩人行程滿檔,僅能在G20峰會開幕式上冷冷握手8秒鐘,而是因為兩人毫無會談意願,美國總統川普亦未如其之前的歐巴馬,願意扮演和事佬,居間搓和日、韓雙方。

大阪G20落幕後,安倍首相師法川普,藉口國家安全,將南韓自「白名單」移出,祭出加強管制含氟聚醯亞胺、光阻劑及蝕刻氣體3項關鍵半導體材料出口南韓,試圖以經貿手段迫使南韓在徵用工爭議上妥協,日韓關係惡化加劇。美國《華爾街日報》將安倍對南韓使出的殺手鐧形容為「川普風格」。

戰後的美國,無論共和黨或民主黨主政皆認為日韓關係改善符合美國利益,但川普不認為介入日、韓對立,美國有利可圖,其「不干涉主義」使日韓關係無轉圜餘地。或許偏好雙邊架構的川普不在意日、韓交惡,自信各自與日、韓維繫同盟關係,即能滿足美國在東北亞的戰略利益,殊不知日、韓齟齬不僅為美國在東亞之存在弱化的現象之一,更可能危及美國在東亞的同盟體系。

美國政策智庫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希拉‧史密斯(Sheila Smith)認為,近來日韓關係的惡化較過去截然不同,儼然接近無法修復的地步,此將使美國與日、韓分別建立的同盟關係可能陷入無法發揮作用的狀態,造成東北亞安全體系的結構性變化,若日、韓對立達到極限,在軍事與戰略上採取一致的美日與美韓的同盟關係將被迫在某種程度上「解體」。

川普的「美國第一」徒令戰後以來美國所建立的國際秩序受到侵蝕,川普僅追求自身利益,最終將招致損人不利己之結果,「美國的再強大」難以實現。在大阪G20峰會上,文在寅指出須擺脫因貿易磨擦使世界經濟走向萎縮平衡的「囚徒困境」。陸、韓藉G20舉行「習文會」,文在寅向習近平表示不希望出現選邊某個國家的局面。日、韓雖交惡,但在因應陸、美貿易及科技戰採取不選邊站的態度卻別無二致。

川普不在大阪撮合日、韓,而選擇在G20峰會後,走訪南韓,以鞏固美韓同盟。在「川文會」上,雙方重申,強有力的美韓同盟為印太地區和平與安全的「榫接」(linchpin),此乃美國首次以此定位美韓同盟在「印太戰略」中的角色。川普意在以分而治之的方式穩住相互怨懟的日、韓兩大東亞盟國。

然而,陷入極端對立的日韓關係將使川普難以魚與熊掌兼得,美國勢將面對美日同盟及美韓同盟二擇一的零和困境,此造成美日及美韓的「冷戰型同盟」無以為繼,應驗日本知名評論家秋田浩之「理所當然的美日同盟關係在終結」的警告。

日韓關係惡化表面上導因於「歷史認識問題」,實則因日、韓在「朝核問題」及因應中國崛起上出現戰略利益認知的歧見,但川普的「美國第一」無疑推波助瀾日、韓間的戰略矛盾。

大陸無意挑戰戰後以來美國所建立的國際秩序,因改革開放後,北京亦從此秩序中獲利,但川普指責包括大陸在內的多數國家,藉此占盡美國便宜。惟孔傑榮、奈伊、李侃如及傅高義等百餘位研究亞洲的知識菁英,對川普的「美國第一」並不買賬,共同在《華盛頓郵報》發表公開信,認為川普的中國政策不符合美國及全球利益,視大陸為敵人更將適得其反,呼籲美國應與盟邦及夥伴合作,創造一個更開放與繁榮的世界,使大陸有機會參與其中。對大陸國際角色採取零和競爭態度,只會推動北京脫離此一系統,或資助另一套分立的世界秩序,損及西方的利益。

美國主流學界愈來愈無法苟同自以為是的川普,蔡總統必須深思,膝射式的「嗆中」、不假思索的「按讚」川普,只有短期討好白宮強硬派之效,長期能否有效爭取美國社會對台灣的支持,卻大有疑問。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