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在政見發表會的講台上說得斬釘截鐵,下了台的郭台銘仍然躊躇滿志地表示一定能課到1600億元的富人稅。然而租稅之課徵,豈可依一人心之所繫?我國《憲法》保障國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等基本權利;《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則力求實現課稅公平及貫徹正當法律程序。

郭董提出的政見計畫對綜所稅繳稅前1000名大戶,分為前100名、第101~500名及第501~1000名共3層課富人稅:繳稅最高層每戶定額徵收3億元,次高層2億,第3高層1億,總計可收到1600億。

郭董的富人稅本質為綜所稅之附加稅。由於按定額課徵,在我國綜合所得稅稅基不完整的情形下,此稅會進一步傷害稅制應有的基本正義。

首先,回歸富人稅設計的根本,如何定義富人?國際間,富人稅倡議者多主張應以存量的財富淨值為根據,而非流量的所得,更不會按已繳納的稅額來決定。其次,在郭董的設計下,收到富人稅稅單者必然會有乖乖繳了很多稅,卻又再被補一刀的感受。相較於所得相同或更高,因善於「租稅規畫」,未列入繳稅前1000名而不須繳納富人稅者,郭董的富人稅無疑是懲罰誠實納稅者;所謂「富人稅」實為「富仁稅」。

再者,對於所得性質相同、高低相近的兩家戶,其一所得略高而須繳納3億(例如排名為第100名者),而另一所得略低僅須繳納2億(例如第101名者),將可能造成前者於繳納富人稅後之所得反而較低。以繳稅多寡來區分富人與非富人,會造成富人成為非富人,非富人反倒成為富人的謬誤。

因此,郭董的富人稅乍看似乎按照能力課徵、符合量能課稅精神,其實大不然。但是如能改採增設更高稅率級距的方式,當可解決前述稅後所得排序倒轉的問題。

我國曾於民國104、105及106年間,因施行「財政健全方案」,以「回饋稅」名義,針對1000萬以上之所得淨額,自原本適用的40%綜所稅稅率,提高至45%。若以這3年的稅收估算,郭董要取得1600億稅收,所得淨額1000萬以上家戶的稅率恐怕至少要從60%起跳。

依106年統計,繳稅最多的前9590戶,平均每戶應納稅額高達1144萬元!追求稅制的進步,首當檢討的不是這些既富亦仁者,而是所得很高,但在不健全稅制下不須繳稅或繳很少稅的「富而不仁」者。就此而言,朱立倫提倡的面對地下經濟問題與韓國瑜主張的檢討稅基,都是正確的大方向。

最後提醒郭董:行善,如以一家之財供天下之費,則家財散盡;治國,應取天下之財以供天下之費、圖社稷恆足之利。(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國立政治大學財政系副教授)

#須繳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