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日前公布醞釀一年多的Libra(或稱臉書幣)計畫,打算塑造一個簡單、便宜、好用的無國界數位加密貨幣,藉以取代由美元這類主權貨幣主導的國際金融支付體系。在Libra白皮書中,臉書開宗明義指出,Libra的理想與目的是為數十億沒有銀行帳戶的人提供金融服務,Libra是一種區塊鏈技術,使用者不需綁定銀行帳戶,就能做到點對點之間的支付與匯款。也就是說,只要有手機或平板等行動裝置,就能繞過銀行體系,利用通訊軟體完成交易背後的金流服務,而且較現有金融體系來得更有效率且更為便宜。如果成真,這無疑將是國際貨幣體系的一個劃時代革命。

革命可能成功嗎?從Libra的基本設定來看,成功機率還真不小。作為金融交易工具或媒介,Libra與比特幣完全不同,Libra採用的是具有實質資產支撐的穩定幣(stablecoins)模式。所謂的穩定幣,雖也是一種加密貨幣,但在發行時,卻得拿出等值實質資產作為儲備,基本價值就跟一般貨幣沒甚麼兩樣。目前市場大部分的穩定幣,錨定對象多是美元。但Libra不同,釘住的是一籃子貨幣,除減少政治意味外,也可降低價格的波動程度。這都會大大提高人們對它的信任度,也會大幅限縮投機炒作空間。加上臉書高達24億的使用人口,更讓市場對Libra未來充滿想像空間。

不過,樹大招風。Libra受到的關注愈大,各國監管機關的監管力道勢必更加強。例如Libra計畫公布不久,美國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就公開聲明,在國會與監管單位尚未進行實質審查前,有關Libra的任何項目開發,都應暫時停止。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更預定於7月中旬舉行聽證會,要求臉書得先行釐清數位隱私疑慮,才能開始運行Libra。此外,法國財長及德國議員則表示,各國監管機構都應高度警惕Libra可能產生的洗錢疑慮與金融風險,同時必須加強監管,以確保Libra不會危及到全球金融體系的運作。即使是持較為正面態度看待的英國、瑞士與新加坡監管當局,也紛紛認為,Libra絕對無法自絕於各國甚至是全球的金融監管體系之外。

對照各國小心翼翼的監管態度,中國大陸雖然沒有對Libra具體表態,但外界認知,如果連臉書相關應用程式都禁止使用,由臉書發起的Libra自然就更不可能開放,不過未必需要從單一角度判斷大陸金融政策。如同前述,Libra一開始設定就不是從金融商品的角度出發,而是把自身定位在全球跨境支付與匯兌的金融交易工具,目標是打造一個全新的國際金融支付與貨幣體系。這個觀點與2009年前人行行長周小川發表「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希望在SDR基礎上發展出一種超主權貨幣,最終可以取代美元,其實就是Libra概念的濫觴,兩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進一步來看,如果10年前大陸可以接受SDR取代美元的概念(甚至引發人民幣國際化改革的風潮),沒道理現在不能接受Libra的存在。特別是一旦Libra真的成為全球認可且風行的國際貨幣,以它錨定一籃子貨幣的架構,倘若大陸一開始就拒絕加入,勢必會讓人民幣被排除在一籃子貨幣之外,這樣豈不是又讓大陸辛苦追求人民幣納入SDR的歷史重演。更不用說,即使大陸政府或企業想要自行開發專屬的數位加密貨幣,加入Libra陣容、利用現成架構平台、學習既有底層技術,也未嘗不好。一來可節省成本,二來可事半功倍。這或許也是大陸在看待Libra這類新型態科技產物時,所必須保持的正面心態。

總的來說,市場開放仍是當前與未來大陸政策的主軸,即便是新興科技領域,也是如此。就如同習近平在此次G20峰會上所再次宣示的,中國大陸必須加快形成對外開放新局面,才能與世界各國攜手共進,實現世界經濟高品質的發展。看待來勢洶洶的Libra,何嘗不是如此。大陸若想在這塊新興領域搶下一席之地,主動納管、鼓勵境內外企業加入,絕對是不可或缺之舉。畢竟面對這個可能是扭轉未來全球金融交易模式的大變革,故步自封,只會讓自己陷入更為不利的處境。唯有開放,才是硬道理。回想過去歷史,加入WTO,讓大陸經濟加速起飛,而加入SDR,則倒逼人民幣國際化改革。以史為鏡,面對Libra,北京當局該怎麼做,想必已經很清楚了。

#臉書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