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9上半年,投資者情緒從樂觀到悲觀,中美貿易戰從幾乎達成協議到幾乎再次破裂。雖然2019年全球債市殖利率大幅向下,但中國債市在經歷2018年的牛市之後,從今年1月初的降準以來,從上漲趨勢轉而進入震盪行情。

之後非洲豬瘟帶來的通貨膨脹預期以及4月份的經濟數據好轉,加深債市下跌的壓力;後續中美貿易談判出現變數,經濟基本面弱化,債市出現反彈;但最近包商銀行的違約事件衝擊,讓債市一度大跌。不過隨著中國人民銀行在公開市場大幅投放流動性後,債券市場恢復上漲,整體而言,中國債券市場上半年呈現弱勢震盪。

美國方面,聯準會(Fed)下半年可能結束縮表並開始降息。在全球貿易衝突影響之下,聯準會2019年以來的會議紀錄對美國經濟情況的描述明顯轉弱,從美國基本面的數據也可以觀察到一致的情況。

Fed官員對未來貨幣政策的預期也開始出現分歧,約有一半的委員認為2019年應該至少降息一次。不過市場對降息的預期更為強烈,芝加哥交易所的資料顯示投資者對於下半年降息的預期達到100%。在經濟情況以及美國總統川普的壓力之下,聯準會下半年進入降息週期的機率很高。同時根據聯準會的計畫,持續了近兩年的縮表也將在今年9月結束。

展望下半年中國債市,預期將是中性偏多的走勢,主要可從以下幾個面向來看:

一、中國經濟下滑壓力:經濟基本面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持續偏弱,雖然在G20後中美重啟談判,但預期短期達成協議的機率不高。從近期的經濟數據包含6月中國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49.4,與上月持平,6月財新中國PMI也同樣為49.4,低於50的榮枯線,加上中國汽車銷量無法持續回升,都顯示中國製造業景氣以及消費能力仍持續低迷。

不過中國政府為了避免經濟下滑,也加速發行用於建設的專項債券,有助於刺激更多的民間資金投資,因此預期2019年GDP成長率跌破6%的機率不大。

二、資金面維持寬裕:人行持續向市場傳達會維持市場流動性穩定寬裕,尤其包商銀行事件之後,市場利率一度走高,但人行很快在公開市場投放資金以穩定市場信心以及流動性,因此銀行間市場的資金充沛。另外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世界經濟論壇的談話提到定向降準,更提高了市場對於人行政策保持寬鬆的預期,有利債券市場的表現。

三、中美利差擴大:從2019年2月份以來,由於受到美國聯準會貨幣政策轉為鴿派,美國公債的殖利率大幅下跌,因此中美長期國債利差又重新反彈,而隨著中美利差的不斷擴大,境外機構投資中國國債及政金債的意願提高,尤其在6月境外機構大幅買入人民幣276億元的中國國債,增加幅度是今年以來最大。顯示在全球低利率的環境下,中國國債與政金債仍具備高度的配置吸引力。

展望後市,中美貿易戰仍具有很大不確定性,但已經重啟談判,因此人民幣預期會保持區間震盪,不至於大幅貶值。而目前全球經濟基本面均處在下滑的趨勢上,且主要各國央行的貨幣政策也都轉為寬鬆,這樣的情境將有利全球債市後續表現,其中錯過今年債市上漲行情的中國債更有機會醞釀一波補漲行情,後續建議持續觀察中美貿易協商發展及人行貨幣政策的走向。

#中美貿易戰 #中美 #貿易戰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