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韓國瑜就職未滿1年,依《選罷法》不能罷免,「Wecare高雄」則以「前置作業」為名起跑。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表示,選罷法本意是希望不要剛選完就產生新一輪罷免戰,因此規定就職滿1年才能罷免,現在進行連署,這並不符合選罷法立法原意。

韓國瑜是去年12月25日就任,今年12月25日才滿1年,但有人提前醞釀罷免,廖元豪認為,依《選罷法》立法精神,現在做的任何行動都不具法律效果。

他表示,若依法律正常解釋,既然一年後才能罷免,當然一年後才能啟動連署,但中選會非常政治化、政黨化,是否會做出對某一方有利的解釋,並扭曲寫得不夠清楚的法律,令人質疑。將來若要修選罷法,應該要寫清楚,就職滿一年後才能啟動罷免。

對於國外罷免制度,廖元豪說,代議政治就是任期制,罷免制度很可能會破壞任期制本身的意義,推動罷免也可能讓選民喪失「停下來觀察政績」的機會。他舉例說,像是歐洲幾乎很少在操作罷免,美國也很少見,過去演員阿諾史瓦辛格當選加州州長,就是加州發動罷免原州長戴維斯,按照美國的設計,罷免的同時要推出新的人選,阿諾就是在罷免舊州長的同時當選州長,這樣的設計就是不希望發生州長空缺。

廖元豪表示,罷免原即選舉制度的例外,僅保留一個「可能性」,但過程要十分謹慎,不要變成選舉任期保障四年,但當選第二天又變成另一個罷免戰的選舉,將法律設計成一年後才能罷免,並發動程序,這也是合理的。

至於民間發起罷免韓國瑜,聲稱第一階段「提議人名冊」安全人數為3萬人,因此3萬份以後的連署文件,將聯絡通知當事人,轉成為第二階段的「連署人名冊」,廖元豪說,這會產生爭議,因為當初填表的目的是什麼?能不能通知當事人後就改為第二階段的連署人?就行政手續及公法上的行為而言,幾乎不可能透過兩人合意轉換,形式上要很嚴謹,若由罷免案發起人自行解釋,恐將產生爭議。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