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介入」爭議個案一覽表
黃國昌「介入」爭議個案一覽表

新聞透視喧騰一時的體育協會人頭灌票案,檢方原本考量5名涉案協會高層認罪,以緩起訴處分結案,命5人共須支付245萬元給國庫,結果在立委黃國昌抗議下,高檢署「巧合」發回北檢續查,並由北檢改對5人提起公訴。

雖說檢方程序合於法律規定,但在立委「介入」後改變案件偵結結果,難免給外界「政治力干預」個案的質疑,連具有法律專業的立委都不尊重司法,動輒對個案「介入」、「施壓」,上行下效,也難怪民眾會長期不信任司法。

威逼起訴 浪費司法資源

原承辦檢察官認為,民眾預報名後,仍須繳費才能成為正式會員,並取得理監事改選的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因此5人雖涉換票互灌人頭會員,但尚未對各協會的理監事改選造成實質侵害,且5人均坦承犯行,考量5人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所生損害、犯後態度,給予5人緩起訴處分。

事實上,5人的緩起訴處分金由30萬至75萬元不等,已是北檢目前對違反個資法處罰最重的案例。但是黃國昌以立委身分,藉由政治手段一再「追殺」,「威逼」北檢起訴5人,不但增加當事人的司法訟累,也浪費司法資源。

更何況5人所涉及的《個資法》並非重罪,法院也可能依據《刑法》57條作為量刑考量,給予5人易科罰金刑甚至緩刑。

以目前易科罰金多半以每天1000元計算,以5人最低的緩起訴處分金30萬元而言,換算等同於被判處10個月徒刑的易科罰金,至於最高的75萬元,易科罰金金額更等同於2年1個月的徒刑,換算下來,其實刑罰並不輕。

司法改革 註定難竟全功

黃國昌僅因不滿檢方的緩起訴處分,不但大罵檢方「濫權瀆職」,批評緩起訴結果是「喬」出來的,還在去年8月率眾前往北檢抗議,以仿效「太陽花學運」的作法,「威逼」北檢檢察長出面說明,簡直將司法視於無物。

尊重檢察官獨立行使職權,為司法獨立之基本,當具有法律專業的立委都不尊重、輕蔑司法,民眾又如何會信任司法,可預見蔡政府標榜的司法改革,註定將是難竟全功。

黃國昌手伸司法?體協灌票案「緩起訴」變「公訴」
#立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