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烽火連連,多國受到波及;唯獨越南在烽火中迎風揚帆。

2018年越南GDP成長7.08%,創10年新高。2019年2月「川金會」在河內召開,將越南推上國際舞台。今年5月中美貿易戰火升高,從中國轉進的日、韓、台及陸資企業絡繹於途,拉高越南地價與勞動成本。6月中旬越南國產汽車Vinfast集團宣佈正式大規模生產,其自德國BMW協助下設計的車型、所製造的車價只及原廠的60%,目標東協市場。始於2012年、14回合洽談的越南與歐盟的FTA,6月30日簽署生效。預料將帶給越南外人直接投資FDI另一波高峰。

是什麼力量,讓越南在中美貿易戰中不受影響、反而火紅?

「向中國大陸開放學習,與大國交好;藉外人投資、蓄積經濟能量」的國家發展策略,助越南脫貧、壯大。1975年與1979年分別與美、中兩強結束爭戰的越南,陷入赤貧。目睹中國開放變化,1989年決定仿效學習。先是全面對外開放,提供包括土地、租稅的優惠政策,引進外人投資,創造就業與所得。台商到的最早,慶豐集團以三陽工業、慶豐銀行帶動台灣勞力密集的傳統產業前往越南設廠。

1995年越南加入東協,獲得東協最為先進的新加坡協助、簽訂工業區合作協定;以胡志明、河內為中心,建立水、電設施完備的工業園區;吸引日本為主的各國企業前來。現在越南全國工業園區超過300處。同年與美國建交,2000年美國取消對越南禁運,並給予最惠國待遇;吸引以美國為出口市場的相關產業,特別是在中國大陸生產遭美國課徵反傾銷稅,以及受配額限制的紡織成衣、自行車、家具、製鞋業等,大量湧入越南設廠,供應鏈逐漸成形。

越南持續緊跟中國步伐,積極加入國際經貿組織。在中國2001年成功加入WTO後,越南於2007年1月也隨之跟進、僅比台灣晚6年成為WTO會員國。其後愈發積極參與區域發展,先是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成員國。也參與APEC,並先後兩次主辦APEC會議,爭取國際舞台發聲。同時加入東協國家為主體、中國也參加的《東協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架構》(ASEAN Framework for 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2017年川普就任、美國退出TPP後,2019年1月越南國會批准加入CPTPP為成員國。在此同時並學習新加坡,積極與17個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目前完成簽署的已達10個國家。6月30日與歐盟簽署的FTA,預料將一口氣可以適用28個歐盟會員國家,成為新加坡之外、亞洲第二個簽訂FTA最多的國家,將以貿易為主軸的台灣遠遠拋開。越南因為關稅貿易的優惠,大大增加外人直接投資的吸引力。

就在對外以經貿外交強化區域經濟地理位置的同時,經由累積外人直接投資、特別是來自日、韓、台、星,已經徹底改變越南經濟面貌。根據統計,2018年工業和建築業對越南GDP貢獻率達到 48.6%,服務業貢獻率42.7%,農林水產業對經濟成長貢獻率為8.7%。越南已經脫胎換骨、由農業國家轉成工業、服務業並重經濟體。尤其是2014年三星、LG大舉投資越南,手機、電子等相關產業晉升為外銷第一大產業。近年來,新加坡、日本、韓國、泰國積極投入地產開發、大型商場、物流等商業服務業,搶占越南通路商機。

根據統計,1989年越南開放以來,日本、韓國、新加坡、台灣在越南累積投資超過2,200億美元,創造數百萬個就業機會,越南今年第一季失業率為2.17%,僅次於新加坡為亞洲最低的國家。利用外人投資脫貧(2018年越南人均所得近3,000美元),也同時建立產業結構。2017年5月台塑河靜鋼廠點火時,越南最大民營集團Vingroup,2017年6月於北越的海防,填海造陸成立大汽車廠VinFast。經由與義大利、德國汽車大廠技術合作(含購買),在今年6月14日正式對外宣佈可以大規模量產。

觀察越南的經濟指標仿若80年代的台灣(經濟成長7.08%,通貨膨脹4%以下;外匯存底660億美元,貿易順差328億美元),一片榮景。相對台灣2000年政黨輪替以來,國家資源配置出現傾斜,大型經建計畫如能源、產業投資政策等,皆因政治因素而改變,經濟政策難以延續,經濟成長趨緩、國民所得停滯。眼見台灣仍然深陷藍綠對決、政黨惡鬥的泥沼而不自拔,相對越南的快速茁壯,實在令人憂心忡忡。

#貿易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