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達1周的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已經過半,一些媒體依據國民黨的民調規則進行模擬調查,韓國瑜似乎較占優勢,當然現在還不宜過早論斷誰將勝出。不過,今年國民黨初選有兩個前所未有的現象,一是競爭激烈,二是黨中央弱勢。兩者相激盪,郭台銘若落敗,脫黨參選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國民黨分裂的危機如影相隨。

國民黨7月7日在凱道舉辦「反鐵籠公投」造勢大會,依照原先規畫,民進黨初選結束,加上蔡英文總統搭上香港反送中順風車,民調雖暫時衝高,但國民黨初選民調啟動,支持者熱情高漲,趁勢舉辦大型造勢,應可營造全黨團結氣氛,壓制民進黨的氣焰,並衝高國民黨支持率。

黨中央為打響第一炮,黨內精銳盡出,主席吳敦義下令動用全部資源,邀集各縣市黨部、議長、社團、立委傾力動員,黨提名的55位立委參選人和前總統馬英九到場,更安排參與總統黨內初選的5位選將到場演說,號召所有粉絲共襄盛舉,預估至少10萬人參加,不料當天到場人數僅達2萬多人,嚴重不如預期。

黨中央期待5位參選者會各自動員粉絲到場拚人氣,搭候選人便車的心態,反而引起時機不當的批評,立法院臨時會6月17日就通過《公投法》修正案,黨中央應在法案強行通過後立刻舉辦「反鐵籠公投」大會;拖到民調啟動前才舉辦,反而造成各自粉絲相互叫陣,不利團結的場面。

黨中央強調絕對中立,卻爆發郭台銘陣營強力施壓,臨時撤換幾位被懷疑「親韓」的大會主持人,韓粉社團在被激怒下發動抵制,韓國瑜更早在6月底新竹造勢場上,就號召支持者7月6日到高雄觀光旅遊。韓粉當天積極南下替高雄拚經濟,很難再次集結參加「反鐵籠公投」大會。而且國民黨立院黨團並未強烈抵制民進黨,薄弱的戰鬥意志讓高度爭議的國安五法修正案輕鬆過關,事後才想搞群眾大會應付了事,形同放棄戰場,令泛藍支持者無法認同,難以激發參與熱情。

造勢場合群眾的情緒非常直接,熱情或冷漠絕不掩飾。韓粉當天雖未聚集,但韓國瑜上台時的歡呼聲仍持續整整1分鐘;與其他參選人發表演說時的冷場迥然不同。韓國瑜的發言更見高明,他並未針對在場泛藍訴求支持,卻直接對綠營和中間選民喊話:指向蔡政府3年來沒讓人民過好日子;提醒年輕人要思考自己和台灣的未來何去何從?對照韓最後一場國政演說,聚焦公懲會審理台大校長管中閔違法兼職案,痛批綠營惡整管中閔,呼籲全國民眾做管中閔的後盾,展現獨有的庶民化國政論述能力,反映他已經跳出初選,進入大選層次的思考,策略目標放到關鍵的淺綠和中間選民,因而取得「討厭民進黨」廣大民意的代表性。

郭台銘的競選步調卻顯得凌亂,他拒簽初選公約,造勢大會又迫於批評壓力,改口要求黨中央找5位候選人重簽,但朱立倫不願意配合造勢,當場回絕。由於朱曾批評郭的6歲以下兒童國家養政見,輿論也多認為郭是開空頭支票,郭董不僅不願修正,還讓郭粉和朱粉黨內互打。他還刻意和支持他的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切割,既重傷楊秋興,也傷了郭台銘自己。韓國瑜民調領先優勢漸明顯後,郭台銘暴怒大罵國民黨:「你們命運剩多久?再搞下去就等著被民進黨殲殺!」談及自己參選心路歷程,卻又落下男兒淚,情緒顯得失控。

蔡英文獲美國支持,更毫不忌諱濫用政府資源從事競選活動;柯文哲雖未表態,卻始終在做加入戰局的準備,情勢對國民黨不利。郭台銘脫黨參選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放棄初選的王金平不參加「反鐵籠公投」,卻到萬華區舉辦座談會,暗示準備發動連署參選。郭、王兩人展現不顧一切參選到底的姿態,一旦成真,國民黨將腹背受敵,民進黨則收漁翁之利。

國民黨不能坐等初選後再促進團結,必須重振黨紀威信,應強力要求郭台銘簽下初選公約,國民黨不能光想靠韓國瑜一人救黨,自己不團結就不能怪民進黨見縫插針。郭台銘更應該想清楚參選的初衷,要知道,企業家追求利潤,政治人物則要追求民意的實現,並接受選民的檢驗。

#郭台銘 #韓國瑜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