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20習川會後,美政府決定推延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並恢復與中國的談判,此意味著美元兌人民幣可能保持在7以下的水準。這也與我們之前推測是一致的。美國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在6月18日至19日會議始出現鴿派基調,從點陣圖預測下調和會後聲明措辭的變化中可見一斑,這讓市場的鴿派預期似乎得到了聯準會的認可。目前市場預估美國聯準會(Fed)今年將降息70個基點,預計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美元兌人民幣或亞洲貨幣可能將進一步走弱,愈來愈多的市場關注焦點在於Fed的寬鬆態度。

事實上,儘管美中貿易緊張局勢持續延燒,人民幣表現仍十分傑出;雖美國在今年5月對中國提高了關稅,但期間,中國外匯流出的壓力仍然溫和,如中國官方的外匯儲備金實際增加了60億美元,同時,在地方債券和全球主要股票指數支撐下,中國市場已成為長期投資組合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我們也觀察到,單是5月外國投資者就已購入總金額高達158億美元的中國債券,創下歷史新高紀錄;到了6月份,外國投資者成為中國股票的主要淨購買者,帶動在岸及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連袂上揚,加上近期美中重啟貿易談判,市場樂觀情緒有所加強,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度升破6.82,為近兩個月以來新高。

此外,中國本土企業對美元的需求也受到一定程度抑制。我們相信,中國的私營單位,也就是企業和機構,過去幾年已通過海外直接投資和其他投資方式增加外匯資產的持有量,這些不斷上升的資產將部分抵消股息支付和外債對沖帶來的美元需求。同樣不可忽視的是,受益G20峰會美中會晤取得積極進展,導致雙邊利差擴大,代表著中國於增加美元需求的興趣可能降低。

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目前在美國16.18兆美元未償還公債中持有比重約7%,為14年以來最低,遠低於2011年14%的高峰。另外世界銀行預估,未來五年內新興市場將為全球經濟增長作出三分之二的貢獻,中國又是新興市場中的關鍵角色,全球資金的重新配置有望帶來可觀的外資流入。這些都將成為支撐人民幣匯率回穩的重要因素。

從5月底以來,鑒於市場憧憬美中貿易摩擦稍加緩和,加上聯準會貼近鴿派立場,新興貨幣已開始出現反彈走勢。我們認為,若要延續當前新興市場的漲勢,就須伴隨市場觸底回升的先決條件。我們觀點是,聯準會的寬鬆政策是一個重要的、但不夠充足的因素來帶動新興貨幣持續上漲;換言之,單憑寬鬆政策並不足以支持新興貨幣的長期升勢,而新興市場對聯準會政策利率變化的反應,可能因美中貿易局勢而變得複雜,美中貿易發展也將影響新興市場外匯如何反應即將到來的聯準會降息週期。

我們研判,美中貿易局勢的正面發展,就是在G20會議後雙方立即重啟貿易談判,而最樂觀情況是,美國撤回部分對中國商品已加徵的關稅,這可能有利於新興貨幣走勢,且如果聯準會在第三季降息,將進一步支持新興貨幣,近期的漲勢可望持續;反之,若聯準會認為降息沒有迫切性,那麼新興貨幣的升勢可能暫緩。

因此,只要美中貿易尚未正式簽署協定,伴隨新興市場的成長動力繼續減弱,新興貨幣的漲勢不太可能維持,新興經濟體的成長也將因此放緩。最壞情況是,若美中兩國近期內沒有具體的貿易談判計畫,且美國立即加徵額外關稅,這將拖累新興貨幣表現,即便聯準會在第三季降息,仍將難以扭轉新興貨幣的弱勢。倘若美國按兵不動,新興貨幣也將進一步承受壓力。

其他情況則是,若美國沒有具體計畫加徵額外關稅,或者美國為加徵關稅設定期限,那麼新興貨幣的反應可能相對溫和,屆時,新興市場的短期表現將取決於聯準會利率政策的結果。在較為複雜的宏觀大背景下,相對確定的一點是,隨聯準會的降息升溫,使得多數新興貨幣政策在應對國內經濟形勢時擁有較多選擇權和彈性空間,因此更可聚焦自身的經濟成長和風險防範,在此過程中新興市場貨幣或將成為潛在的受益者。

#美國 #貿易 #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