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費司法資源兩年多,北檢傾全署之力,轟轟烈烈辦的「馬英九洩密案」,終於無罪定讞,一齣司法鬧劇,就此落幕。

高院全盤推翻北檢,判決文直接挑明「檢察官舉證不足」,重重打臉邢泰釗。我想請問關注「洩密」,而對「關說司法」無所謂的邢泰釗,檢察長當成這樣,不覺得有愧司法守門人職責嗎?

「司法關說案」的核心,是司法不受政治影響的獨立性。我們可以看到,連總統本人嘗試去捍衛司法獨立時,都會受到關說者的反撲;而少數如邢泰釗等司法人員,似乎也不以為「關說司法」有什麼了不起,這正是台灣司法最讓人憂慮的地方,也是為什麼筆者一再呼籲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的緣故。

3年前,蔡英文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通過制定「妨害司法公正罪」的決議,當時的法務部長邱太三卻不敢推動。本以為是邱太三不敢得罪柯建銘,深怕打了柯建銘的臉,而保不住官位。後來才知道,居然邱太三本人就是關說司法的共犯,在法務部長卸任後都還去對檢察長關說個案,那他在法務部長任上時又有多少看不見的「關說黑數」?

也只能佩服民進黨,連法務部長本身都關說,那還有誰會在乎司法獨立,誰會去保障沒有能力關說的、升斗小民的利益?所以,可以確定的是,只要柯建銘還在位的一天,只要民進黨還執政的一天,台灣的司法,就永遠會為掌權者而扭曲。如果柯建銘覺得,這種評論不公平,那就請柯建銘以自己黨團總召的影響力,讓「妨害司法公正罪」通過。

再回到所謂的「馬英九洩密案」。台北地檢署花了6個月時間,開了100多次會,邢泰釗本人親自出席40次。而負責馬案的檢察官,梁光宗、江貞諭升主任,周士榆更是破格,只當1年北檢襄閱就調升二審……這些人官運亨通的起點,就是羅織馬英九的洩密案,而現在,馬英九被判無罪,這些耗費無數司法資源的檢察官卻個個高升,如何讓人信任執政者,信任台灣的司法?

最後,柯建銘嗆馬英九,「勿忘三中案還等著你」。什麼是三中案,就是馬英九為了在法律期限前符合「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規定,而不得不把國民黨黨營的媒體事業在有限的買家下,以被檢方認為不好的價錢出售,而被北檢認定為「背信」。

北檢的理由是,違背黨政軍退出媒體的規定,也不過是罰一點錢,那麼馬英九就不應該為了遵守法律而虧更多錢。「有錢就可以不守法」的思維,出現在檢察官正式的起訴書上,只能說是讓司法蒙羞!(作者為人人未來基金會董事長)

#法務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