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挑起的中美貿易戰已經持續了1年多,中國政府逐漸領教到了美國總統川普的招數,開始由被動轉化為主動。所以,在6月底日本的G20會議上,兩國領導人同意停止中美貿易戰並重開談判。兩國談判代表已經通了電話,美國貿易代表和財政部長也很快會抵達北京進入新一輪的談判協商。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已經進入了「靜默期」,但是中美貿易談判面對的障礙及不確定性仍然會很多。這種不確定性的根源就在於川普。

對於川普,最近英國《每日郵報》爆出了多份由華盛頓傳回倫敦的機密外交電文內容,當中包括英國駐美國大使達羅克對美國總統川普及其領導下的政府所作的報告評價。達羅克在多份電文中批評川普是一個無能、笨拙的人,說他作為全球權力頂峰的人卻極度欠缺安全感;而他的外交政策則被形容為混亂、沒有邏輯,其領導下的政府內部更是派系林立、勾心鬥角。

在川普的一生中,為了謀求個人利益都在過度算計,再加上川普無能無知、口出狂言、剛愎自用、沒有信用等,所以與川普打交道或做生意,往往都是一錘子買賣,而不是重複博弈。而川普在進行一錘子買賣時,往往都會採取川普自吹自擂看家之本領:極限施壓。如果交易對手不瞭解川普這種特性,會被嚇唬,讓川普占上便宜。如果與他的生意是重複博弈,那麼川普個性就會原形畢露:極度自私和自戀、狂傲與算計。

當他走上全球的權力頂峰時,更是把這些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川普利用關稅工具全面出擊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只要川普認為這個工具會是對美國不利就隨時收手。川普為何要這樣做,一是要重新調整現有的權力關係來顯示他的權勢,二是在算計社會如何在關注他,以此來掩藏其無能。

所以,對於川普來說,中美貿易戰的軟肋就在於美國選民是如何感受,特別是他的鐵桿選民是如何感受的。在2020年11月美國總統選舉沒有結束之前,川普的最大算計就是如何在這段時間獲得更多的選票。如果中美貿易戰再打下去,打得越激烈對川普爭取選票越有利,那麼這場中美貿易戰肯定會越來越升級,越來越激烈。如果中美貿易戰對川普獲得選票不利時,那麼川普立即會停止或暫時中美貿易戰,即使外人覺得川普輸得最多,也會如此。為了獲得個人的短期選舉利益,川普會無所不為。這就是當前中美貿易戰川普的軟肋。

那麼中國政府如何在談判中掐住川普的軟肋?中國政府要做到這點,一是要讓整個中美貿易談判速度放慢,你急我不急,你橫我不橫,讓整個貿易談判進入靜默期,守株待兔。

二是要真實地瞭解美國的民情。這不僅是要瞭解這次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居民和美國經濟到底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而不是僅是來自道聽塗說的資訊,而且要真實瞭解美國選民對川普到底在想什麼,而不是僅以國人的理念、觀念、視角來看這個問題。只有真實瞭解清楚了美國居民的民意,中國就能夠在中美貿易談判中掐死川普的軟肋,否則只會是盲人摸象。

三是通過中美貿易戰談判發現和瞭解中國自身的問題與缺陷,借此機會重新定位中國的市場經濟,借此機會加大中國改革開放的力度,以此來發展與強大中國自身的經濟。只有改革開放才是中國經濟林立於世界之中的法寶,任何閉關鎖國的方式只是作繭自縛。

(全文見中時電子報)(作者為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川普 #貿易戰 #中美 #中美貿易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