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薪水扣掉勞健保,不到2萬元,下班後還得去打工...」台灣校廚人事費包含在營養午餐費中,在總額低的可憐的情況下,低薪成為校廚的宿命,連帶導致校廚成為流動率高、以中年女性為主要工作者的職業。

校廚阿蓉表示,由於每周工時低於法定工時40小時,屬於《勞基法》的部分工時人員,薪水按日薪計算,過去約800、850元,今年才在學校同仁幫忙爭取下,終於調升至900元,不過扣掉周休2日及勞健保,實際月收入連2萬都不到,是名符其實的「月光族」。

育有2子的阿蓉說,自己最討厭寒暑假,沒半點收入進帳,也難以找到2個月的短期打工,但一開學又要負擔孩子的學雜費,壓力很沉重。

殘酷的是,校廚領低薪卻要負擔龐大的工作量。在台灣,每位校廚要負責200到250位學生的營養午餐,日本則約1比70,由於烹飪過程中需搬運重物、使勁翻炒大鍋菜,也讓校廚們身上貼滿酸痛貼布,下班後直奔國術館更是家常便飯。

校廚小瑞則表示,廚房沒有空調,大多依賴排風機散熱,夏天猶如大蒸籠,另外由於場地溼滑,校廚多穿著雨鞋行動避免滑倒,但雨鞋鞋底偏硬,工作又需長時間站立,雖然會加鞋墊紓壓,但足底筋膜炎幾乎是校廚們的通病。

此次「2019灃食SUPER校廚大賽」銀牌得主彰化南鎮國小,該校午餐祕書程秋華指出,暑假一休就是2個月,不少人有一家老小要養,再有熱情也捱不住生活壓力,期盼政府能針對暑假校廚人力再利用,避免開學前就要忙著找新人的窘境。

灃食美味革新主廚林奕成表示,台灣校廚不僅薪資低、場域也不友善,難以吸引年輕新血,校廚身為學童健康的守護者,改善勞動條件刻不容緩。

#暑假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