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南韓最高法院終審裁判,日本統治朝鮮期間涉及徵用朝鮮勞工的「新日鐵住金」、「三菱重工」等日企須賠償4名前徵用工每人1億韓圓,且法院可依受害勞工請求扣押凍結這些日企在南韓的資產,以資求償。日本安倍內閣認為南韓的司法判決違反1965年《日韓請求權協定》,決不接受南韓司法的片面裁判。「徵用工爭端」使日、韓陷入1965年建交以來關係最糟的狀況。

在南韓總統文在寅堅持依法執行判決後,安倍首相使出「川普風格」的對策,藉口國家安全,將南韓移出「白名單」,祭出加強管制含氟聚醯亞胺、光阻劑及蝕刻氣體3項關鍵半導體材料出口南韓措施,嚴重打擊三星等高科技產業。

文在寅政府面對安倍使出的經濟殺手鐧,除循世貿組織(WTO)提出緊急仲裁外,為求及時化解爭端,亦同時要求日本進行對話,但此議遭安倍內閣悍然拒絕,只同意聽取韓方說明事實關係,而非朝向取消管制措施的「對話」,此意味日本暫時關閉協商大門。

安倍內閣引用《關貿總協定》(GATT)第21條「安全保障方面的例外措施」,管制向南韓出口關鍵半導體材料,並揭露南韓企業因將可用於製造生化武器在內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原材料非法輸出至敘利亞、伊朗等與北韓友好國家,遭到南韓行政處分的案例,從2016年至今累計達142件。

然而,基於安保的說法僅是日本規避南韓向WTO指控的藉口。7月4日,安倍首相在NHK訪談中表示,球在南韓手上,希望文在寅政府根據國際法的常識採取行動。安倍點出「徵用工賠償爭端」為問題所在,解鈴還需繫鈴人,文在寅若堅持南韓的司法判決,事情將無轉圜餘地。

在日韓爭議中,美國總統川普似乎老神在在,全未意識到日、韓的外交拮抗將危及戰後美國在東北亞建立的同盟體系。日、韓民間社會對彼此的惡感,及官方缺乏對話互信,均阻礙雙方進行有意義、可解決爭端的對話。這將使日、韓在區域安全上難以坦誠合作。因此,川普若仍對日韓關係惡化消極以對,恐使美國陷入在美日同盟及與美韓同盟間二擇一的困境。(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特聘教授)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