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日,上海蓬萊路巷口張貼各類房屋租賃訊息攬客。(中新社)
2018年7月3日,上海蓬萊路巷口張貼各類房屋租賃訊息攬客。(中新社)
北京四環外城中村群租小廣告。(新華社資料照片)
北京四環外城中村群租小廣告。(新華社資料照片)

在大陸,前幾年經常可以看到「房價消滅中產」的標題;這兩年又冒出「房租消滅窮人」的熱詞,不少人調侃:「每月發工資後,轉身就交給房租。」根據研究機構近期所做調查顯示,北京、上海、深圳很多白領把每月一半的工資用來交房租,高房租已經成為很多年輕人闖蕩大城市的「攔路虎」。

先看大陸各地租金情況,據諸葛找房資料研究中心報告顯示,今年5月全大陸20個大中城市租金均價為每月每平方公尺44.15元(人民幣,下同),其中,一線城市租金均價為每月每平方公尺83.81元。

深圳房租收入比達59%

每月每平方公尺83.81元,意味一線城40多平方公尺(約12坪)單間房月租要3300元左右(約15000台幣),80多平方公尺的兩居室月租要6700元左右。當然,如果地段和裝修好一些,價格更高。再看收入,根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19年春季主要城市白領薪資情況,平均月薪為8165元,北京最高,為10910元,其次是上海、深圳和杭州。

從「租金收入比」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一個租房人的幸福程度。貝殼研究院一份報告稱,一般認為30%及以下的房租收入比是相對合理的區間,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成都、重慶、西安8個城市中,只有成都與重慶房租收入比低於30%。其中,房租收入比最高的是深圳,達到59.2%,其次是上海與北京,均約為51%;也就是說,北京、上海、深圳的租屋族每月一半工資都要上繳房租去了。

租房透支年輕人現在

在大陸一線城市新一批工作的年輕人中,他們總說既然房價透支了未來,那麼「我們不買房只租房」。但他們後來發現房價透支了未來,而房租透支了現在,特別是對於中低收入群體來說,房租上漲的影響更為明顯。

《中國經營報》報導,由於中低收入的群體收入本身就不高,他們所承擔的房租甚至往往占到自身收入的1/3以上。在房租不斷上漲下,他們只能犧牲自己的生活品質,選擇合租群租,或者搬至更遠的郊區,並不斷縮減其他生活開支。過於惡劣的生活環境,會影響這一批勞動者的勞動壽命和勞動年齡,對人力資源產生負面影響。

#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