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打了1年多,大陸經濟雖有下行現象,但新增外商直接投資(FDI)金額仍步步走高,並未受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在外資力挺,大陸經濟「基本盤」仍屬穩健情勢下,大陸將繼續結合外資力量,共同構建「中國特色」新世代產業體系,把內需市場做大做強,使大陸成為穩定全球經濟的重要力量。大陸應進一步創造更包容共享的投資環境,鼓勵外資深化發展、長期經營,擔當大陸經濟發展的「戰略合作夥伴」角色。

上月底G20大阪峰會上,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演講,宣示5項對外經貿重大舉措。其中關於進一步開放外資方面,著重在「2019年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承諾進一步擴大農業、採礦業、製造業、服務業開放;同時,將全面取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限制。

習近平這項宣示表明,外資投入大陸的「禁區」更為縮小,經營空間相應擴大;而且,獲准投入大陸的外資,在經營上將不再受制於「內外有別」的差別待遇,而擁有與陸資同等的經營條件;換言之,外資在大陸的「國民待遇」已實現在望,這將顯著提升大陸對全球外資的「磁吸」能力。

其實,大陸在去年已加大力度開放外資,具體作法包括擴大外資准入、加強保護知識產權、全面優化投資環境等。且由於大陸各級政府皆將此作為政策要項、積極追求實效,因此,儘管美陸貿易戰於去年年中開打,且越演越烈,但大陸新增外資金額不減反增。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布統計,去年大陸新增外商直接投資金額,達1390億美元,比前年增長4%,穩居全球第2大外資投入國。這種增長趨勢,亦延續到今年。大陸商務部稍早前公布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大陸新增外商直接投資金額為546億美元,年增3.7%,此增速堪比去年。

其中,美陸貿易戰相當激烈(因美方逕行加稅)的今年5月分,大陸新增外資有94.7億美元,年增4.6%。如此表現,顯示大陸外資新增態勢,與美陸貿易戰戰況是脫鉤的,甚至有些「逆向而行」意味;亦可由此看出,大陸對外資的吸引力耐受得住美方的經貿打壓,陸美貿易已非大陸吸收外資的決定性因素。

外資新增潮不退,對大陸經濟發揮了撐持作用。雖然今年大陸官定經濟增長率目標值,已由去年的6.5%,調為6%至6.5%,但今年第1季的實際增長率仍有6.4%,與去年第4季持平;至於全年實際增長率,如無意外,亦將落在官定目標區間內。

換言之,大陸經濟基本盤已穩住,其背後自有新增外資金額擴張的貢獻。另外,新增外資的流入,也助穩大陸國際收支,是今年稍早前人民幣匯率成功「保7」的重要因素。

不過,近1年多來,大陸外資體系出現明顯的「洗牌」現象;在新增外資持續擴張的同時,亦有一股外資出走潮,尤其是原先經營對美出口業務者,有不少移到境外,以改變出貨地點、避開美對陸加稅衝擊。外資出走數量究竟有多少,大陸商務部並未公布數據,只說「整體影響可控」。商務部並強調,產業鏈出走是市場經濟的正常現象,不能一味歸咎於中美貿易磨擦;更何況,很多企業經過1年來的調整,已找到應對辦法,底氣更足。

商務部這項看法,是就所有陸資及外資企業而言,然實際上,外資比陸資更易「見異思遷」,撤離大陸情況肯定比陸資凸顯,只是,由於新增外資金額亮麗,壓過了出走潮,所以大陸整體外資的陣容依然壯盛。

當前一道重要課題,是大陸外資群體如何與時俱進、更新經營模式。未來無論美陸貿易談判何時達成協議,以往面向美國市場的外資供應鏈肯定萎縮,接棒崛起的必然是鎖定大陸內需市場的供應鏈。

這種形勢,正是大陸借助外資力量,充分落實「高質量增長」的好時機。特別是在5G、AI、電動車等高科技產業的內需市場方面,大陸不妨以高度包容共享的投資環境,把諸多優質外資引進來,並將其視為戰略合作夥伴,以構建新世代產業體系,並藉此把內需市場做大做強。

果能如此,則大陸經濟必可自主永續發展,且有力地應對外來挑戰。這是現階段外資對大陸的最大效用,值得陸方費心引導。

#經濟 #大陸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