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二季以來由於中美貿易戰風險重燃,同時包商銀行事件使資金面緊俏,中國在維穩經濟壓力下維持貨幣寬鬆。中國債市殖利率在歷經季初快速陡峭上行後,在基本面、風險偏好和流動性格局整體利好下國債殖利率持續走低。

中美貿易僵局未解,對經濟產生衝擊,加上全球經濟成長減速,中國2019年第二季GDP年增長6.2%,增速低於第一季的6.4%,為1992年開始有季度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此外,由於美國加徵關稅,中國6月出口較上年同期下滑1.3%,進口亦受國內需求放緩影響年減7.3%。

6月份經濟數據上行令市場普遍意外,其中6月工業增加值年增率達6.3%,雖有所改善,但從生產面看主要由上游產出釋放所致,仍缺乏需求支撐,可持續性依然有待觀察。消費方面,6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達9.8%,上半年消費增速為8.4%,主要反映汽車排放新規,國五國六標準切換影響,車商降價去化庫存及新能源補貼政策過渡期將屆所致,然政策退場後增速恐難以持續。

投資部分,6月中國製造業投資增速僅3.8%,顯示企業投資信心依然不足。基建投資增速成長至5.4%,其中鐵路投資較為強勁,隨著儲備項目繼續投放開工,上年同期基數向下,下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維持穩中有升。此外,年度專項債將在第三季完成發放,不排除增加專項債額度,發行特別國債、債務置換等措施進入政策功能表,基建拉動經濟作用可望增強。

房地產部分,上半年房地產投資增速達10.9%,為支撐投資增速主要動力來源,然開工面積及銷售面積皆呈現下滑。近期房企融資政策有趨嚴的趨勢,如信託貸款及ABS(資產抵押債券)發行限縮,房企海外發債僅限用於償還一年內到期債務等調控措施。當前調控基調未變,房地產政策不會有明顯鬆動,預期下半年房地產投資增速將呈現下行態勢。

至於政策部分,在第二季經濟成長低於預期下,中國政府將持續逆週期調節政策。除以積極的財政政策托底,同時維持貨幣政策寬鬆。中國政府宣布接管包商銀行後,人行隨後採取一系列舉措向市場注入流動性,包括為中小銀行提供低利貸款,以及調高券商的短期融資券最高待償還餘額上限。為提供銀行體系流動性支持,避免中小企資金斷鍊,並引導短期拆借成本下行。

受豬瘟疫情影響,短期通膨保持上行走勢,且在貿易戰成持久戰下貶值壓力較大,大幅寬鬆的必要性不足。然6月CPI年增率2.7%,仍在3%目標區間內,且若不含價格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在內的核心通膨率維持在1.6%。

有鑑於經濟下行壓力仍存、通膨壓力若未持續攀升及聯準會降息後,人行除定向降準及定向支持中小金融機構補充資本金等工具外,可能進一步採取利率市場化降息,下調逆回購及MLF政策利率,引導降低融資成本以維穩經濟,然下調存貸款基準利率的機率較低。

中國目前面臨出口壓力大,進口需求不足,製造業疲軟,企業利潤承壓,基本依然持弱勢,人行將維持貨幣寬鬆。在通膨與專項債供給壓力下,預期中國債市在第三季區間震盪。近期中美利差持續擴大,對外資吸引力增加。展望後市,若中美貿易戰未持續惡化,人民幣匯率預期穩定後,中美利差將趨於收斂。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