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日美國新任亞太助卿大衛‧史達偉訪問南韓青瓦台、外交部有關人員後表示,美國將介入解決韓、日間的齟齬,當然,南韓求之不得。看來韓、日間的糾纏越來越錯綜複雜,非要把美國和北韓因素扯進來不可。

日本惹火北韓。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攻訐文在寅對北韓無影響力,並且指出南韓將自日本進口物資轉售北韓,等於南韓協助北韓製造核武,所以日本限制輸出係考量安全問題。安倍此舉立即遭北韓反駁係政治挑釁。

南韓認為,安倍透過「貿易戰」,係警告美國在北韓事務上不能略過日本。安倍曾目睹2002年和2004年兩度與金正日舉行會談、簽訂《朝日平壤宣言》的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一心追求日朝建交,然而看到6月30日美國總統川普、文在寅及金正恩握手言歡,難免不會有失落感。

無可諱言,21日參議院選舉是安倍腳架上的急火。從日方《讀賣新聞》等報導來看,日本人對安倍的一戰有支持,也有反對。有趣的是,南韓人對文在寅的因應措施數據上也頗為類似,支持39.2%和反對33.8%。

南韓政府與企業準備長期戰。一方面等待23日在日內瓦召開的WTO理事會上訴諸國際,另一方面進口採取多元化,改向中國大陸、俄羅斯及台灣等,以及由政府投資1兆韓元,自行開發技術。

目前看來韓、日都互不相讓,文在寅也採取「硬碰硬」姿態。南韓執政民主黨,將原先成立的黨內「日本經濟報復對策特別委員會」名稱改為「日本經濟侵略對策特別委員會」,將「報復」換成「侵略」,並且暫時保留派遣特使至日本,告訴日本第2次的報復「安全保障出口白名單」,南韓也不怕。

其實,若從現實角度來分析,日本是世界第3大經濟大國。在經濟規模上,南韓只有日本的1/3,在人口上日本是南韓的2.5倍及領土上大南韓4倍,在在說明「國力大小」有差。尤其,去年南韓自日本進口550億美元,輸出約300億美元,逆差達250億元。自1965年以來始終日本享有順差。

南韓無法冤天憂地。因為,南韓三星等企業製作的是半導體、手機、汽車完製品,但生產這些產品的零件、素材及裝備依存日本,因此從短期來看,南韓經濟損失多於日本。但這並不意味日本沒有損害,去年南韓赴日觀光客有753萬人次,僅次於大陸的838萬。韓客突減24%,日本旅遊業叫苦,可以想見。

看來,美國駐韓大使海利斯原先說法「美國不會介入,請日、韓自行解決」,是要收回,非得由美國出面協調不可,否則美國怕「印太戰略」少掉一顆牙。難題是,美國不可能袒護任何一方,保持中立。

台灣可以從韓、日貿易戰中學習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教訓是,蔡英文反中抗中是自不量力,如同雞蛋碰石頭。(作者為南韓昌信大學榮譽教授)

#美國 #企業 #北韓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