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出身的財政部長蘇建榮17日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為健全政府財政,將透過稅收成長率大於經濟成長率、檢討現行稅法內租稅優惠,以及抓回稅法外富人逃漏稅或地下經濟稅源等三大面向,以擴大稅基、提高租稅負擔率。如果再加上當前台商回流帶動經濟、稅收成長動能,蘇部長樂觀的預期,兩年內國人的租稅負擔率,將可望由目前的13.4%,提高至14%的新高點。

平議蘇部長煞費苦心為了擴大稅基所射出的「三箭」,即使最後能夠把國人的平均租稅負擔率有所提高,但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相比,屆時我國租稅負擔率與世界各國相較仍屬偏低。

進一步探討財經專業出身的蘇部長,何以不一步到位的把我國的租稅負擔率,提升到與其他OECD國家相同的水位?蘇部長在受訪時倒是很務實的指出,要提高租稅負擔率,各國的通律,無非是透過提高稅率和擴大稅基來達成。但他坦言,在目前的政治氛圍下,要提高稅率「很難」,因此只能從擴大稅基著手。

然而,即使是針對擴大稅基所提出的三大對策,實際推動起來,恐怕也將遭到不同程度的反彈與阻撓。質言之,相較於直接提高稅率,勢將引發全面反彈,屬於高難度的改革。而擴大稅基的適用對象並非全民,理論上難度應該較低,但最後能收到多少成效,無疑才是對財政部最嚴峻的考驗。

歸納財政部擴大稅基三大方案所可能面對的挑戰與變數,在方案一也就是期待透過稅收成長率大於經濟成長率來達成。沒有錯,目前可能是一個良好的時機,包括台商回台熱潮,以及資金回台專法的上路,的確有可能帶動經濟、薪資、消費和稅收的成長。但是其外在風險,則是包括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率及中美貿易戰仍懸而未決,乃至於方興未艾的日韓關係緊繃等諸多變數,使台灣的經濟前景難以估計。另外,近年來財政部致力於強化稅捐稽徵,逐年均繳出稅收超徵的亮眼成績,但卻也引發民間團體反彈,認為財稅單位在稽徵認定上有擴大解釋違反法規情事。如未能正視妥善溝通解決,恐將成為內在風險的未爆彈。

其次,方案二有關檢討現行稅法內租稅優惠情形,同樣也面臨不同層次的挑戰與風險。首先要面對的,就是跨部會之間如何同步同調。蘇部長在受訪時,就直接例舉在檢討產業創新條例修法時,經濟部除了爭取研發投抵應加碼5個百分點之外,也提議應新增企業人才培育支出也可納入抵減。而財政部則站在「讓稅基不致流失」的角度極力阻擋,並進而主張,除了產創條例之外,現行的各種租稅優惠也應滾動檢討。

檢視產創條例的修法案例,財經兩部截然不同的立場觀點,其實各有所本,但卻也可能被解讀為是部會之間本位主義作祟,缺乏有效的溝通協調機制。

而站在業界的立場,既有的租稅優惠,形同難以拔除的「奶嘴」。除了要極力維護既得的好處之外,當然更期待優惠的適用範圍與額度還能更廣更高。否則如有其他國家地區提供更優惠的條件,產業外移也並不會令人意外。因而如何兼顧夯實稅基和招商引資,無疑是蘇部長無可迴避的風險與挑戰了!

至於方案三希望能抓回稅法外稅源,包括富人逃漏稅及地下經濟稅源。這個課題其實並非只存在於台灣,事實上不論是富人想方設法要逃漏稅,或是法律規範所不及的地下經濟,其實都是一種人性私慾的反射。因而,國際間除了應運而生有開曼群島、維京群島等免稅天堂,吸引跨國企業與富豪競相前往註冊逃稅。而堪稱是地下經濟2.0版的跨境電商各國不易課稅的課題,同樣也引發各國的關切。以前者而言,七大工業國家(G7)財金首長17日集會時,東道主法國財長就主張會議應就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達成原則性的協議,俾為明年OECD的稅改談判鋪路。而在建構數位經濟時代跨國網路交易的課稅方式,法國也已在本月初通過「數位服務法」,針對大型跨國網路科技公司課徵「數位稅」,以上這兩個國外案例,剛好與蘇部長的第三方案桴鼓相應。但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習慣逃漏稅的富人和向來未受規範的跨國科技公司是否願意接受納管,既是世界性的議題,而對台灣來說,考驗只會更嚴峻!

總體以觀,蘇部長擴大稅基的宏願值得肯定與期待。但是蜀道難行,如何逐步落實,不只是對財政部、蘇內閣的考驗,更將是對台灣政府治理能否永續的終極考驗!

#財政部 #財政 #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