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川普參選美國總統經常表示:「說美國失業率是5%,那是個笑話,美國真實的失業率是42% 。」

42%是怎麼算出來的?川普說 :「所謂失業者,除了那些找不到工作的人,還得納入所有沒工作的成年人。」川普的算法是把失業人數加非勞動力人數除以16歲以上民間人口。

這可以稱之為「川普失業率」,算法雖屬誇張,但目的是要把隱於「非勞動力」的失業人口呈現出來,也算用心良苦。然而,更簡單的方法是直接看勞參率,從勞參率的變化一樣可以洞悉真相。

以美國為例,十年前勞參率在66~67%之間,金融海嘯之後降至62~63%,一個百分點是260萬人,降了3個百分點就代表近800萬人退出勞動市場,成為「非勞動力」,這本是嚴重的問題,但由於失業率公式獨立於非勞動力,經常失真,遂迫使川普必須用如此誇張的方式加以表達。

台灣目前高學歷者的就業處境正是如此,若看其失業率,近五年(103~107)由2.97%降至2.91%,極為穩定,但若看其勞參率便會令人大吃一驚,近五年由72.35%降至68.97%,這反映碩、博士級的「非勞動力」正快速升高,平常失業人數多個一、兩萬我們都覺得嚴重,如今碩、博士「非勞動力」多了整整12萬人,自不可掉以輕心。

更值得注意的是,碩、博士勞參率下滑,並非老年碩、博士退休所致,而是年輕碩、博士找不到工作使然,25~44歲的「非勞動力」五年大增6萬、勞參率由86.1%降至80.8%,足以為證。

如國發會高層所言,目前高學歷者處境兩極化,所學若與數位經濟相關則工作仍多,自不需政府協助,惟那些非擅長數位經濟而失業、待業者,如何善用其所學,引導其就業,以使人盡其才,則是政府應為之責任。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