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初選結束了,大喊團結。可是早在第20次全黨代表大會時,就已經通過題為「革新、團結、重返執政」的政策綱領了呀!顯然至今仍不團結。

而且「邁向廉能有效率的政府、開創繁榮均富的經濟、建立和諧公義的社會、實踐安全永續的環境、確保和平穩定發展的兩岸」這些行政層次的空洞詞藻,能叫作政策綱領嗎?比孫中山的「民有、民治、民享」、老共的「打土豪,分田地」或民進黨的「台灣獨立」看看。

如今,一個沒理想、沒方向、不知為何而戰,只想找一位能勝選的人「重返執政」的政黨,要如何令人重燃熱情?

過去國民黨組織龐大、人才濟濟。但內部之分裂,肇於理念,外部之挑戰,也在理念。民進黨撕心裂肺地表演愛台灣,已淪為選舉機器的國民黨哪裡擋得住?

於是國民黨不落人後,也拚命愛台灣。結果,大家都知道了,不但丟了政權,連整個黨都差點關門大吉,被掃進歷史的灰燼堆裡。

民進黨看來是創造了口號、掌握了話語權。可是正如一群民進黨以及台獨運動中年輕工作者提出的「台灣獨立運動的新世代綱領」所說,民進黨的威權心態、獨斷性格、族群偏見、性別歧視,即是威權統治遺留在台灣人性格中的深沉悲哀。換言之,民進黨從國民黨學到的更多,每次選舉都有自己人抱怨其組織、行政系統、初選運作、競選操盤比國民黨還國民黨。至於台獨理念,目前只顯示為提早被統,跟國民黨的慢慢被統,同樣差異不大。

所以誰也別笑誰,政黨趨同現象,正是台式民主的特色。

本來政黨是持不同政見者的組合,因此差異明顯,應進行差異化競爭,如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那樣。可是我國近代史並不如此,先是一黨獨大,根本形不成政黨競爭;其後獨大之黨因內部差異過大而分化或分裂。猶如大的產品範疇內有內容或功能細分,形成幾個互為犄角的差異化互補產品,如手機在智慧終端機植入的APP應用、電商平台、社交平台等,形成一個生態閉環。早期國民黨「黨內有派,黨外無黨」時期即是如此。

一部分在閉環內無發展者,則終究選擇了外部差異化競爭。這類品牌可能具有較大競爭力和爆發,也可能因市場不認同而很快陣亡。共產黨脫離黃埔國民黨,以蘇維埃旗號去打遊擊,黨外人士、新黨、親民黨脫離國民黨而組黨,都是如此。

可是門戶雖然自立,原先的體質卻不易脫化,因此初期同質化主要是copy。其優勢在於能夠避免潛在風險,縮短上市周期,所以甚至還會強調新店賣的貨更正宗,如新黨那樣,共黨奉孫中山為革命先驅也是如此。

而如果新鋪子果然做起來了,失敗的老店又會反過來學新鋪子的招數。國民黨退守台灣後,徐復觀、雷震、殷海光等批評它學老共集權、政戰,以及後來跟著民進黨喊愛台灣,都是如此。

形成大規模同質化惡性競爭之後,只能令人反胃,完全沒投票甚或關注政黨的興趣。因為一丘之貉,面目難辨。

其次,政壇老油條,一下開新店,一下轉舊槽,實質沒什麼差異。

再者,老牌新牌分分合合,就如上文的分析一樣,都是商品化市場考慮。換句話說,就是選舉。政黨已全面勝選化、奪權化。

可是在沒有實質差異的政策下,合縱連橫、面目模糊、變來變去的誰誰誰選上了,跟老百姓到底有何關係?被參與、被動員、被代表的民主,真是正義的?政黨的勝選,跟社會又是什麼關係?替社會帶來了謠言、欺騙、仇恨、鬥爭,還是人與人的關懷?為了勝選,豈止是不擇手段、不拘人選,選的根本就要是狼人鬥士,回歸叢林搏殺,刀刀見骨。

商場上,利潤體現價值。政治卻不那麼簡單,不是誰贏了就代表是對的,不是誰奪到權、上了台,就完成了政治使命、成就了價值。否則,政黨就全是一群赤裸裸爭權奪利的野獸組合,等著分贓。我們,會繼續嘆息或被吞噬嗎?(作者為世界漢學中心主任)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