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娜娜加入《樂隊的夏天》。(取自新浪微博@樂隊的夏天)
歐陽娜娜加入《樂隊的夏天》。(取自新浪微博@樂隊的夏天)
吳青峰在《樂隊的夏天》成為「超級樂迷」,與觀眾一同了解樂團文化。(取自新浪微博@樂隊的夏天)
吳青峰在《樂隊的夏天》成為「超級樂迷」,與觀眾一同了解樂團文化。(取自新浪微博@樂隊的夏天)
大陸網綜《樂隊的夏天》,31支樂團重新點燃和搖滾黃金年代有關的青春夢想。(取自新浪微博@樂隊的夏天)
大陸網綜《樂隊的夏天》,31支樂團重新點燃和搖滾黃金年代有關的青春夢想。(取自新浪微博@樂隊的夏天)

這個盛夏,大陸網綜《樂隊的夏天》喚醒人們關於搖滾音樂、搖滾精神的回憶,31支樂團重新點燃和搖滾黃金年代有關的青春、夢想與激情。歌手吳青峰等嘉賓在節目中成為「超級樂迷」,與大眾一起了解樂團文化。參與節目的樂團備受關注甚至成為網紅,也讓搖滾樂團時下的生存狀態引起人們關注。

搖滾樂團千千萬萬,能簽公司、成員有穩定收入、有幕後推手的,還是少數。而且很多搖滾人個性鮮明,不一定能接受商業規則和娛樂圈的生存規則,最後跟公司分道揚鑣、自我發展的樂團不在少數。

看到同行倍感傷感

新褲子樂隊成軍20多年,最初曾糾結過風格、定位等,一度處於解散邊緣,幸好他們成立之初就與摩登天空音樂簽約,雖然成軍之初,遭遇過演出現場遇冷、觀眾大批離場的窘況,但主唱彭磊、鍵盤手龐寬都另有正職工作,不擔心生計,宣傳和推廣有專業團隊負責,能適時轉變風格,在商業上取得成功,開始走紅。

能夠成功、能成為熱點的樂團,如面孔、痛仰等背後大多有推手,目前爆紅的九連真人,幕後推手是黃燎原,他也曾是唐朝樂團、二手玫瑰的經紀人。

彭磊不諱言,他以為屬於大陸搖滾樂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許久,很多樂團已消失,但在《樂隊的夏天》現場,他看到很多熟悉、已步入中年的同齡樂團,只是依然活得艱辛,傷感的情緒湧上心頭。

年均收入千元人幣

事實上,大多數樂團仍在為生計奔波,透過兼職維持他們的夢想。刺蝟樂團的主唱子健的正職是程式工程師,做樂團反而是兼職,畢竟因為生計等問題,刺蝟樂團瀕臨解散:「憧憬生活狀態能好一點,不要有大動盪。」

《樂隊的夏天》止步8強的Click 15,2015年成立,參加節目前,演出幾乎沒有觀眾,平均年收入1000元(人民幣,下同);他們是大多數樂團的縮影,以致大家都很會精打細算,舉例來說,租排練室2小時120元,他們租1.5小時,但排練室規定要算2小時租金,為省下30元,不得不厚臉皮討價還價:「能不能按一個半個小時算?」

Click 15主唱Ricky說,樂團從來沒有靠音樂賺過錢,可能等不到大紅大紫的那一天,但只要台下有足夠的觀眾,他們就有繼續做下去的動力。

2001年,在以音樂人生存狀態為主題的電影《北京樂與路》中,飾演主唱的耿樂一針見血的說:「北京搖滾的主要特點是『窮』。」

1993年初成立的迷笛音樂學校被稱為大陸搖滾音樂的「黃埔軍校」,為現代音樂產業培養不少人才,如新褲子的貝司手趙夢等。該校校長張帆歷經大陸搖滾樂發展的不同時期,對搖滾樂的現狀和未來,他比較樂觀。

在音樂裡得到快樂

張帆表示,過去十幾年間,搖滾樂已脫離地下狀態,很多樂團經由大大小小的音樂節,改變生活。如迷笛音樂節從2000年舉辦至今快20年了,有音樂節、有巡演,基本上能解決優秀樂團的生存問題,像痛仰、逃跑計畫這樣的一線樂團的出場費已達幾十萬元;越來越多的主流平台也以綜藝節目方式推介樂團。

張帆不諱言還有很多樂團可能沒有演出機會,或拿不到很好的版權收益,得靠歌手的兼職收入維持:「在歐美,95%的搖滾樂團都是兼職生活的……真正走上巡演正軌、參加大型音樂節,然後有很高收益的樂團還是極少數,因為文化消費,尤其搖滾樂文化消費並不是剛需……樂團既然選擇了這條路,本身並不是奔著發大財去的。拿起吉他的時候,他知道我喜歡的是這個……他從音樂裡得到的快樂和自由也會讓他非常享受這個過程。」

《樂團的夏天》節目現場,看到舞台上的90後樂團盤尼西林改編朴樹的《New Boy》時,音樂製作人張亞東不禁淚流滿面:「就像時光沒有改變一樣,永遠都有人是年輕的,永遠都有new boy。」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