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結束12天11夜的「自由民主永續之旅」,22日返抵國門。此行訪問我國加勒比海友邦,包括海地以及「三聖」聖露西亞、聖文森、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並兩度過境美國。她這次出訪外交成果不大,只有口惠與形式意義,對艱困的外交處境沒有實質幫助。

就她此行的「外交成果」來說,她的國安團隊與宣傳機器號稱創下許多第一與先例。但是,這許多號稱的第一與先例,實際上的意義並不太大。民進黨政府誇稱,此行來回過境美國共4個晚上,遠遠超過以往美方只讓我方領導人過境美國兩個城市各24小時的規定,而認為是一項重大突破。

事實上,這種攀比只能騙騙一般國人。曾經隨我國前總統李登輝訪問美國城市的「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表示,美國對我方領導人過境的限制從來就不會過於刻板,而是有相當的彈性,暗示民進黨政府只是在吹大氣。

此外,民進黨政府也向國人炫耀,蔡英文首日過境紐約,第一個行程就是出席友邦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的歡迎酒會。外交部表示,這不僅是中華民國總統首次在紐約與友邦聯合國常任代表會見,會見地點選在駐紐約辦事處,也創下總統在台灣的駐美館處進行公開活動的首例。但其實這些只有象徵性意義,對我國參與聯合國相關組織或活動不會產生任何實質作用。

雖然這次蔡英文要訪問的友邦之一聖文森,已取得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的席次,但不可能幫助我國爭取任何新的國際組織的參與。後來,蔡英文在此行大聲疾呼國際社會幫助台灣參加聯合國,也激不起一絲漣漪。畢竟,只有兩岸維持和平發展的關係,台灣的國際空間才可能有所進展。

蔡英文表示,此行將與邦交國分享台灣自由開放的價值,堅定守護民主制度,並以台灣永續發展為目標,推動互助互惠的國際合作。問題是,這種夢囈式的「外交語言」,更突顯她在國內所推動一系列反民主與反言論自由立法行動的荒謬。

在過境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一場演說中,當在場學生問蔡英文如何在反制大陸對台滲透與確保台灣民主之間取得平衡時,她就回答得左支右絀,顯示她對民主的無知。

台灣本來的確是亞洲自由民主的燈塔,足以傲視同儕,但在蔡英文3年多的領導下,自由民主正急劇倒退,在面對國內輿論高度質疑她打擊國內民主自由的制度之際,她又有何資格與邦交國分享自由民主的經驗?

早在去年「九合一選舉」前,蔡政府就透過所掌握的國家機器,箝制媒體的言論自由,不讓媒體報導不利執政黨的新聞。儘管如此,執政黨在九合一選舉仍然慘敗。蔡政府以立法院的優勢席次強行通過「國安五法」的修法,進一步限制兩岸交流,最近蔡英文更親自宣示要進一步完成「中共代理人」的立法,擴大「抹紅」的範圍,連民間團體進行兩岸交流都不放過。

我國自1986年解嚴與開放黨禁以來,不僅民主發展突飛猛進,1992年廢除《刑法100條》後,大法官對人民言論自由的釋憲也與時俱進,任何涉及統獨的言論只要沒有涉及行動都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然而,民進黨全面執政後的修法與立法行動,與台灣日益開放的言論自由與民主趨勢背道而馳。在「國安五法」修法後,有關「匪諜」的條款定義不明,加上食洋不化的「中共代理人」的立法也在下一會期通過之後,等於讓執政黨更容易地為持有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敵羅織罪名,無異將當年令人聞之喪膽的《刑法100條》復辟。

完全無視在野黨和社會輿論一再批評民進黨政府的作法已讓台灣民主倒退,蔡英文在出訪友邦高喊自由與民主,在國內卻倒行逆施讓民主急遽倒退,難道要與友邦分享「綠色恐怖」經驗?

為了發揮從今年年初以來撿到兩把槍的最大效用,蔡英文在海外大聲疾呼:2020年是價值制度與生活方式的選擇。她人在海外出訪,卻不忘2020年大選,強調2020年選舉是讓台灣人民在民主體制與自由生活方式的台灣與自由與生活方式受到威脅的香港之間做一抉擇的關鍵時刻。

問題是,當台灣的民主在蔡英文領導之下愈來愈倒退,當台灣的言論自由與兩岸交流在「國安五法」通過,特別是「中共代理人」立法也在立法院強渡關山之後,將愈來愈受到限制,台灣人民能有的選項也就所剩無幾了。

當台灣在國安五法與「中共代理人」法律鐵籠內苟活,當綠色恐怖比當年白色恐怖更為恐怖,當擁有更多資源的蔡英文比林鄭月娥更限縮人民的自由與民主,也更為獨裁與專制時,難道台灣人民不會像香港人民一樣挺身而出要獨裁者下台?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