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降息呼聲高,預期降幅會在一到二碼。瑞銀資產管理亞太區(不含日本)投資專家團隊主管鄭彥廷表示,在一個降息已達、衰退未滿的經濟環境下,為高收益債提供好的投資機會,預期在2019年底或明年初,高收益債可望有一波走勢。

美國的經濟數據並不差,但為何聯準會需要降息?鄭彥廷解釋,美國經濟表現雖然還不錯,但美國以外的地區,經濟表現卻趨緩:大陸第二季GDP年增率僅6.2%,創27年來最低;全球製造業指數也表現疲弱,歐、日更是長期低增長,迫使聯準會進行利率決策時須考量全球整體經濟表現。除此之外,美國通膨指數一直低於聯準會的2%目標區水準,這為Fed提供降息空間,刺激美國物價走勢。

鄭彥廷表示,若聯準會於7月展開降息,這是近十餘年來首次新一輪的降息循環。目前市場預期聯準會未來一年約有三到四碼的降息空間;未來還有多少降幅,端視屆時的經濟情況,及通膨數據表現而定。若屆時經濟情勢仍未如預期,或是通膨數據仍無法上揚,聯準會還是擁有降息空間。

鄭彥廷表示,除了美國可能降息,全球降息也是一個趨勢,且是屬於一個中長期趨勢,尤其是中國和亞洲央行等,仍有充足的降息空間以刺激經濟,這相當有利於高收益債市的表現。

另外要關注的一的較大的變數,就是美國的總統大選。鄭彥廷表示,通常在大選前,執政黨多會祭出多項政策利多以刺激經濟,且這些政策利多可能在下半年陸續推出,使得政策執行的成果方能在隔年上半年顯現,藉以拉抬經濟走勢。而這也鄭彥廷是看好第四季高收益債市可望有表現的原因之一。

除了政策面的利多,目前高收益債市的基本面也提供強有力支撐。鄭彥廷指出,目前美高收的違約率處在歷史低檔,加上信貸週期獲延長,更重要的是目前美國公司的發債量呈現減緩的趨勢,使得美國高收益債券呈現供不應求的情況,為美高收提供技術面上的支撐,這些都有助於美高收未來的表現。

亞高收部分,鄭彥廷也相當看好。鄭彥廷表示,今年以來亞洲高收益債表現亮眼,雖然中美貿易爭端再起,亞高收持債多以內需題材為主,加上近期亞洲國家如印度、印尼、馬來西亞等國家因通膨穩定,亦有望受惠於降息題材,未來利差仍有收斂空間。

#高收益 #高收益債 #美國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