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築起一道超級科技壁壘的柏林圍牆,旨在阻止中國電信行業龍頭企業華為在美國運營,並使其在於全球鋪設網路之際無法獲得美國技術;這道科技柏林圍牆,將使2018年才超越蘋果躋身世界第2大手機製造商的華為,被完全切斷美國製造技術的供應,新推出的華為手機將無法搭載谷歌應用,而美國的電腦晶片公司,也將切斷華為賴以建設第5代、即5G無線網路的供給。

川普這道科技柏林圍牆,不止是要削弱一家中國電信巨頭,更想要迫使各個盟友國家,做出痛苦抉擇:究竟想要站在科技柏林圍牆的哪一邊?

川普迫使盟國選邊

川普這道科技柏林圍牆,所要隔離分割開來的是,智慧經濟時代用以串聯全球化數位經濟社會的虛擬空間交通場域。

依首席執行官國務卿蓬佩奧使用冷戰措辭指述的大鷹派說法,就是要世界各國領袖必須在「兩種互聯網」之間作出唯一不二的純粹政治性選擇:一種是包括美國人所擁有自由網路空間的「反映西方價值觀的互聯網」,儘管它混亂、容易被濫用,還是川普心目中最「政治正確」的選擇;至於另外一種就是,主要是中國領先主導的「基於專制共產主義政權原則的互聯網」。

可見川普這道科技柏林圍牆的構築,無非就是要分化打擊並抑制「中國崛起」。不但要摧毀中國先進科技的繼續向上升級進步,也要用力切斷中國可以超越美國邁步晉身「世界製造業強權大國」之路,更要抑制中國超越美國提前成為世界第一大霸權經濟體,領袖全世界經濟發展大路向。

習近平中國夢竟然可能會粉碎了「美國第一」「美國優先」的川普式美國夢,是當今美國朝野共和民主兩黨所一致共識「絕對無法接受」的最殘酷現實。

但更殘酷現實是,川普蓄意孤立華為所築起的這道科技柏林圍牆,根本無法完美阻隔「兩種互聯網」的連通與融合。因為如此的政治性切割,根本止不住智慧經濟時代必然存在的「自然獨占」經濟學效應:互聯網經濟本身就是最典型「自然獨占產業經濟」型態,人為力量絕對是無能為力予以切割分化的。

也就是說,即便川普成功孤立華為,但是億萬條資料仍將流過海底光纖電纜,其中許多華為子公司華為海洋正在鋪設,並通過衛星連通兩片所謂「西方價值觀互聯網」與「中國原則的互聯網」相抵觸的互聯網經濟環境。

在美國最親近的盟友中,祇有澳大利亞已禁止華為建設其新網路;日本實際上也採取了同樣舉動。北約的兩大強國英國和德國則保留政策彈性,因為由華為承建的一些組成部分,毫無威脅國家安全之虞,但禁華為所可能引起中國報復的後果,將立即導致工作崗位流失。新加坡也表示,絕無可能禁止華為。

川普這道科技柏林圍牆的構築,必然加速中國走向技術獨立。習近平力推《中國製造2025》,其部分原因正是擔心有朝一日,美國感到地位不穩固,可能會威脅切斷競爭對手中國的供應。

《中國製造2025》計畫已經實施了4年,這是一項政府政策,旨在讓國內製造商在半導體製造、5G技術、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汽車等關鍵高科技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報告指出,中國消耗全球60%的半導體供應,但只生產13%。

陸買全球60%半導體

華為創辦人任正非說出應對「供應不上的情況」的做法是:在和平時期,就一直秉持「1+1政策」,即一半買美國公司的晶片,一半用自己的晶片,因為今天的華為所使用的高端晶片,已經都可以自己製造了。

任正非的說法所映現的「川普政略風險」是:將來美國必然要面對一個更加自力更生、更加強大、對美國依賴更少的中國而後悔莫及。(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川普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