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反修例而掀起的新一輪香港抗議風潮,已經呈現愈演愈烈之勢,現在又進一步升級到衝擊中聯辦的事件,引來港澳辦和中聯辦的痛批。有一種陰謀論的看法認為,這是有心人士刻意挑釁北京,挑起北京武力介入陰影,進而引發國際社會聲討,配合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有人據此認為這將有助於美國進一步打壓中國大陸。

保持香港獨特地位

這種推論缺乏證據,姑且放在一邊,但其中牽涉到大陸的態度,確實值得一談。雖然香港的抗議者,包括台灣的聲援者,都將指控的矛頭指向中國大陸,但這顯然並非事實。因為大陸的治港方略仍是以保持香港獨特地位為主,易言之,大陸需要作為獨立關稅區和金融中心的香港,充當大陸擴大對外開放,加快融入國際經濟體系的中介。

某種程度上說,香港的反對派也意識到大陸對香港的這一需求,所以才肆無忌憚的操弄抗爭,以為北京最終會做出妥協。然而他們始料未及的是,北京並沒有如他們所願作出妥協,反而放手讓香港特區政府全權處理。在這種情況下,反對派的抗爭多少也顯得有些無的放矢,因為他們預設的真正對手並沒有加入戰局。

這些反對派沒有意識到的是,大陸雖然在意香港的發展,希望香港成為一國兩制的榜樣,但在大陸的核心利益面前,這些並非頭等大事。更重要的是,一國兩制的存在,不僅是在保障香港既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其實也同樣是在保護大陸自己的制度和生活方式。香港抗爭者完全忽略的問題就在於,大陸也在依靠一國兩制為自己設置了防火牆,避免香港爆發的事端影響大陸,也正是因為有了這道防火牆,香港繼續亂下去,大陸也不會過於擔心,恰恰相反,只要大陸沒有介入,外國勢力也就失去了橫加干涉的理由。

問題在於,這一發展趨勢延續下去,對香港是好是壞?答案顯然不樂觀。大陸雖然期待扶持香港發展,為此還力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但這並不等於大陸依賴香港,事實上,即便是香港引以為傲的金融中心地位,也並非堅不可摧,例如大陸的離岸人民幣業務雖然是香港最大,但並不唯一,新加坡早已加入競爭行列。更重要的是,大陸的許多城市早已磨刀霍霍,希望在金融領域取香港而代之。

香港的潛在問題遠不止這些,正是因為種種不理性的抗爭,以及地產霸權的短視,香港這些年錯過了一次次產業轉型的機遇,無論是科技創新還是網路經濟,都已經遠遠落後於大陸,也就只剩下金融業勉強可以維持香港的優勢地位,在這其中,房地產業的突飛猛進證明他們才是最大受益者,從這個角度看,香港市民某種程度上也是受害者。

錯過產業轉型機遇

但是,這些受害者提出的解方完全搞錯了方向,他們不去思考如何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卻只想著爭取制度層面的變革,至於為何要政改,以及政改後要走何種發展路線,香港沒有人提出有價值的戰略論述。可悲之處就在於此,無論是反對派還是建制派,其實都在著眼於眼前的利益,根本不曾考慮香港的未來出路,對北京的態度也變成簡單的反對與支持二元分野。這種政治弱智化的發展趨向,只會繼續讓香港蹉跎下去,而大陸在此過程中既不方便干預,同時也並不想干預。

(作者為《旺報》特約主筆)

#中國大陸 #中國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