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各大影視傳媒類上市公司向資本市場提交了2018年的年終答卷,結果大家都印象深刻,許多公司業績陷入谷底。很顯然這行業進入殘酷的調整期。

過去這一年,無論是天價片酬、高額應收帳款、稅收稽查,還是行業各種指導意見的出台,融資環境低迷等包攬了這個行業的熱門話題。無法忽略的是一線電視台廣告收入陷入瓶頸,個別頻道甚至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這意味著,出品公司拿到的錢會變得更少,回款速度也會受到影響。

同樣無法忽略的是,視頻平台有的成功上市融資,有的會員數量破億,有的設立網路院線,隨著5G時代的來臨,互聯網平台的發展在和傳統媒介搶占市場之後迎來了又一個發展的契機。持續看好影視傳媒行業須具備以下幾種能力:

一是選題開發能力,符合國情兼顧市場的開發能力顯得極其重要。記得有篇文章說過,正午陽光之所以有《琅琊榜》、《大江大河》這樣的成功案例得益於良好的製作班底,更得益於前端的選題開發實力。前期選題的開發決定了中後端各工作人員時間精力的分配,有助於高效高質的任務分解和完成。

二是平台聯動能力,能與包括電視台、互聯網在內的各類平台互動,提供多元化內容解決方案的能力。從傳統的湖南衛、江蘇、東方、浙江等衛視頻道到互聯網代表愛奇藝、優酷、騰訊視頻等,再到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台,他們對內容的渴求有著不同的策略,平台定位和題材需求意味著供給端應適應快速的變化和調整。

三是精良內容的製作能力,基於選題搭配演員和執行主創的製作能力。好的前端生產能為中後端製作提供保障,而良好的中後端製作往往能拯救一般的前端生產,重要性不言而喻。對導演、演員、製片、後期、宣發等環節的掌控,雖決定不了一部作品成功的機率,但能決定它死亡的機率。

四是善於推動營銷的策畫能力,酒香也怕巷子深,好的營銷不能雪中送炭但一定可以錦上添花。營銷公司存在的意義絕不是媒介服務,是沒有邊界的創意。

五是豐富的金融渠道整合能力,影視產業的發展始終離不開金融,大陸影視行業的金融手段目前仍然過於單一,甚至還未達到普及成熟的階段。

六是產品平台化開發能力,如何讓一個好的創意主題能擁有長效生命力是要去思考的問題。內容產品只是一個起點,它的終點永遠在不斷的開發創意中得到延伸。

現階段,大陸影視傳媒產業的發展仍舊比較單一。曾經紅火一段日子的影游聯動如今也沒有了太多蹤跡,只留下當年的一些碎片化的記憶。但並不能否認,在政策高壓、市場環境低迷的複雜環境中,仍然有《都挺好》《破冰行動》《因法之名》《少年派》《長安十二時辰》等優秀的作品,題材種類豐富,形式各異,慰藉了觀眾。這些作品凝聚了影視傳媒行業發展的毅力,堅定了從業人員的信心。

不能忽視的是互聯網帶來的衝擊和機遇。大量製作團隊加盟互聯網平台,組建工作室。單打獨鬥的影視內容公司如何找到自己的殺手鐧是亟需思考的問題。伴隨著證監會系列行業指導意見的出台,我越發堅定,純粹的影視內容公司並不具備資本化的天然條件,複雜多變的不可控因素不應該由資本市場來背鍋。

眼下,不良債務、應收款、預付款、資產處置,所有能活命的手段都應該撿起來,掙一百塊錢的目標實現不了,掙一塊錢也挺好。跨界套用地產行業的論調,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作者為大陸資深娛樂營銷專家)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