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日前公布的統計,我國碩、博士勞參率連年下滑並於去年跌破七成。這誠然是一個危機,然而可能還有很多人不知道何謂勞參率,也不明白跌破七成的意義,我們願在此加以闡釋並提出改善之道。

多數人對失業率比較熟悉,鮮少聽過勞參率,府院高層亦然,因此只要失業率創新低便喜不自勝,以為失業問題已經改善。事實上,勞動統計除了失業率,還有勞參率、勞動力、非勞動力等指標,光看失業率是不足以瞭解真相的。

我國勞動統計是以15歲以上民間人口為調查範圍,過了這個年齡進入勞動市場找工作(失業者)、或者已有工作(就業者)都屬於勞動力,如果不進入職場而繼續升學、料理家務、或是想工作卻不找工作者,那就屬於非勞動力了。

所謂失業率,是失業人數占勞動力的比率,弔詭的是,除了讓失業者找到工作可以降低失業率,讓失業者退出勞動市場也能降低失業率,差別在於前者這種降法是好事,後者這種降法卻是個災難。

這樣看來,失業率的降低未必都是喜訊,要看失業者究竟是找到工作了,或者是退出勞動市場,近年我國碩、博士失業率的降低正是屬於後者,所以不是好事。

我們看一下近五年(103~107)的資料,15歲以上有碩、博士學歷的民間人口五年來增加了26萬人,其中14萬成為勞動力,12萬成為非勞動力,換言之,四成六流入非勞動力。必須注意的是,四成六是常態水準的兩倍,由此可知,退出勞動市場的碩、博士實在太多了。

也正是由於太多人退出勞動市場,遂使得碩、博士勞參率於去年跌破七成,勞參率是指勞動力占15歲以上民間人口的比率,衡量一國人民參與勞動的意願,五年來由72.35%降至68.97%,顯示高學歷者的工作意願正大幅下滑。

五年來高學歷者「失業人數」沒有明顯增加,但「非勞動力」卻增加了12萬,光看失業率,我們會以為就業情況良好,但是看了勞參率便明白事態已日趨嚴重。

我們列出青年階段(25~44歲)各學歷勞參率供大家參考,五年來全體勞參率86.8~88.8%,高中職85.3~89.3%,專科87.9~91.5%,大學90.1~89.6%,研究所86.1~80.8%。很明顯,五年來多數族群勞參率是提高的,大學學歷大約持平,惟有研究所學歷者大幅下滑,須知,這個年紀多半已成一家之主,非有特別原因,都得盡力工作,如今在家待業者(非勞動力)快速升高,自然是嚴重的警訊。

經此分析,可知五年來碩、博士勞參率下滑並非高齡化衍生的退休潮使然,而是過多青年退出職場所致,五年來碩、博士的非勞動力人數大增12萬,半數來自25~44歲這個年齡層,這意味著甫踏出校園的高學歷者,其尋職難度可能已處於五十年來最高。

依教育部統計,去年我國唸研究所的學生約有20萬人,科技、社會人文各半,唸科技、理工的學子們仍有較多的工作機會,而唸人文社會者的求職之路卻比較坎坷。我們可以大膽推測,近五年碩、博士勞參率大幅下滑,正是因為我國人文、社會領域的工作機會太少所致。

從產業發展而言,政府早年投入大量資源發展紡織、石化及電子等製造業確有其必要性,因為這些產業具有較大的產業關聯效果,足以帶動經濟成長,然而隨著2000年以來全球化分工,生產線外移,政府理應改變長期以來「重製造輕人文」的僵化思維才是,惟政府總是看不到人文、社會的經濟效益,期間雖多次召開全國服務業發展會議,訂出服務業發展綱領及行動計畫,宣示發展文創、電影、設計等有人文元素的產業,但十多年過去,會議描述的榮景早已灰飛煙滅。

政府長期「重製造輕人文」正是今日碩、博士勞參率跌破七成的原因,光培養人文社會學門的碩博士,而不給他們戰場,如今他們淪為非勞動力,豈偶然哉?相較於過去政府以獎勵投資條例、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協助製造業,十多年來政府為人文、社會產業的發展做了什麼?

我們翻閱2004年政府發展藝文產業的綱領如此寫著:「政府要振興電影產業,協助爭取資金、技術,獎勵電影產業創意開發,培訓電影技術人才。此外要發展圖文出版產業,提升民眾閱讀率、輔導協助本土漫畫產業,開拓海外出版市場,…」今日讀來,倍覺可笑。

我們提醒蔡總統,碩、博士勞參率跌破七成只是開始,隨著更多人文社會學門的學子們畢業進入職場,這一個「重製造輕人文」的思維將會讓更多學子們在長期找不到工作之後,淪為非勞動力。解決之道仍在於改變「重製造輕人文」的態度,依據我國人文優勢提出一套《人文社會產業發展計畫》,捨此別無方法。我們已遲延太久,再不起步,下滑的恐怕不只是勞參率而已。

#失業率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