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中國時報》的社論以〈承認吧,台灣經濟離不開大陸〉為題,精要地說明了台灣經濟成長發展必須依賴中國大陸的原因,包括:一、大陸是全球最大的製造業生產據點,亞洲對全球供應鏈的樞紐,台灣廠商控制生產成本的最佳去處;二、大陸已經是實質購買力上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可以大量吸納台灣的貨品和服務;和三、地理距離最近、語言文化相同,交往互動的成本最低、效益最高。

任何具有產業發展和國際貿易學養的人都會承認,以上的說法是鐵的事實,經得起經濟學理的檢驗。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在蔡政府的產業發展或對外經貿政策裡,卻看不到對於這些事實的正視,找不出符合相關學理的做法。我們看到的是逆經濟規律的思維,主張台灣的產業發展要和中國大陸脫勾,要求台灣的經貿開拓要往大陸以外的地方找出路。問題是,做得到嗎?

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的重點之一,就是強調「新南向政策」,要「擺脫以往過於依賴單一經濟體」的現象。3年多來,事實告訴我們,兩岸貿易往來的金額有增無減,台灣對大陸的出口更是快速增加,台灣對大陸貿易的依存度降不下來就是降不下來。更有甚者,台灣從對大陸貿易所享有的順差,成為台灣經濟成長最主要的動力。如果沒有大陸動能的支撐,台灣連「保三」、「保二」的低經濟成長率都達不到。

相對的,「新南向政策」卻見不到明顯的實質效益。原因很簡單,就像前面提到的該篇社論所說,東協國家的經濟規模只有大陸的4分之1,人均GDP不到大陸的一半,再加上地理距離、語言文化、基礎設施、和政府效能等等因素,無論作為生產基地或者消費市場,成本效益都不見得划算。所謂「新南向政策」,只是蔡政府不肯面對現實之餘,自欺欺人的「一場遊戲一場夢」罷了。

或許有人會說,中美貿易戰帶來了新的形勢,正是鼓勵台商回流或者前進東南亞的好時機。但是,實際的情況是,中國大陸已經是整個東亞區域生產網絡的核心,正在逐步推動產業結構轉型,所以,本來就會有夕陽產業外移,好把資源騰出來給新興產業。於是,當資金隨著夕陽產業外移從中國大陸流出的同時,又有大量的資金看好大陸的新興產業而進入大陸市場。就算有些台商回流或者移轉到東南亞,它們能不和大陸市場往來嗎?

中美兩強競逐的確會影響全球政經秩序的起伏,但是,顯然不是美國說了算。在中美貿易戰的攻防之間,我們已經看到一些未來走勢的訊號,浮躁的川普和沉穩的習近平兩相對照,此中消長已見端倪。如果真的愛台灣,不會看不到窄窄一灣海峽之隔的機遇,而只企盼著浩瀚太平洋彼岸關愛的眼神。

近年來,兩岸貿易順差每年對台灣GDP的貢獻度都在13﹪以上,而台美貿易順差對台灣GDP的貢獻度則不到1%。在太平洋兩岸之間,台灣的產業發展和經貿出路應該何去何從?數字會說話,奇怪的是,蔡英文和蔡政府的官員好像都看不到、聽不見,是真的眼盲耳聾了嗎?還只是因為心黑了。

(作者為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理事長)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