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經濟議題近年來逐漸擴散,成為全球主要國際都會振興服務業的法寶,包含美國紐約設立「夜生活辦公室」,將皇后區和布魯克林區打造為愈夜愈美麗的觀光客聖地,消費者願意在夜間經濟上投入更多的消費,直接促使其經濟成長最為迅速。此外,英國倫敦將文化元素納入夜間經濟的政策規畫,又能呈現多元化與社會多元主體參與管理,倫敦打造的酒吧文化受到當地市民的讚揚,各項夜間博物館、圖書館、音樂廳的延時開放使得市民晚間有了新的去處,街頭表演等夜間活動在倫敦的晚間應有盡有,地鐵線路通宵營運更是當中的關鍵助力。

夜間經濟難免會有負面的標籤,通常觀光客聚集所帶來的擴散效應雖有助經濟成長,但夜間經濟的蓬勃是否影響當地民眾的日常作息而遭致反對或其他限制措施,通常成為市政關注的焦點,政策管理的拿捏取捨通常才是關鍵。夜間經濟這股風潮早在上世紀末就在大陸蓬勃發展,餐飲、購物等傳統上以白天活動為主的服務行業逐漸向夜晚延伸,成為夜間消費的重頭戲,形成不同的夜間經濟風貌,也由早期的燈光夜市轉變為食、游、購、娛、體、展、演等在內的多元夜間消費市場,逐漸成為地方城市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大陸主要城市相繼出台各項激勵夜間經濟的措施,其中以北京市商務局推出3個「夜京城」概念最為霸氣,包含打造夜京城地標,在前門和大柵欄、三里屯、國貿、五棵松打造4個夜京城之地標;升級夜京城商圈,在藍色港灣、世貿天階、簋街、合生匯、郎園、食寶街、奧林匹克公園等地形成「商旅文體」融合發展的夜經濟消費氛圍;培育「夜京城」生活圈,企圖在上地、五道口、魯谷、梨園、永順、回龍觀、天通苑等區域提升基礎設施和配套服務,便利居民夜間消費。

事實上,夜間經濟因可以延長經濟活動時間、提高設施使用率、激發文化創造、增加社會就業、延長遊客滯留時間、提高消費水平、帶動區域發展,成為城市經濟發展的重要範疇。而夜間經濟的產業內容多元豐富,包含購物、餐飲、旅遊、美容美髮、泡湯、歌舞、影視、娛樂等服務業。但大陸的夜間經濟的發展還是會被輿論批評為陷入概念誤區或缺乏文化內涵,仍有不少城市將夜間經濟僅僅視為把白天街頭的游商、小商販之經濟行為在夜晚進行擴大化、組織化、合法化,給周邊居民的日常生活帶來困擾,甚至引發食品安全、交通安全、環境安全等問題。

近年來台灣經濟發展停滯,首善之區台北也漸失活力,要重現台北的榮景,就要發展新經濟以吸引外來資金與人潮。上一屆台北市長選舉,不乏有候選人提出夜間經濟納入市政,達到振興服務業內需的政策訴求。嚴格來說,目前台北只有白天生活,缺乏夜間生活,整體經濟區塊少了一半,夜間經濟為國際大城重視的新經濟風潮,算是台北服務產業未開發的經濟區塊,若發展成形可增加1倍的經濟活力,藉以緩解就業壓力和提升觀光收入,或許夜間經濟之主題可以納入兩岸城市論壇的議程。(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博士生)

#大陸 #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