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國家統計局7月15日公布2019年第二季與上半年經濟成長數據,2019年第二季GDP成長率與去(2018)年同期相比為6.2%,此一數字乃1992年開始公布紀錄以來的最低值;而上半年經濟成長率為6.3%,也較去年上半年成長率6.8%下跌0.5個百分點。此外,國家統計局也同時公布相關經濟指標,諸如:上半年固定資產投資與去年同期相較成長5.8%,其中民間投資成長5.7%。6月份的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6.3%,上半年增速則為6%;6月份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9.8%,為2018年3月以來最高,且上半年消費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8.4%。

觀察前述數字表現,整體經濟成長速度呈現持續下滑趨勢,但6月份的工業生產、投資和消費表現數字亮眼,似乎為其經濟發展釋出偏多的信號。當然,這部分的表現可能與4月份開始的減稅降費、擴大基建等刺激政策效果逐漸顯現有關。展望未來,中國大陸第三季或者之後經濟能否止穩或回升,仍存相當不確定性,諸如美中貿易衝突並未完全化消。為了避開美國的加徵關稅,一些廠商正規劃將生產線移出中國大陸,其中不乏惠普(HP)、戴爾(Dell)、微軟(Microsoft),以及蘋果(Apple)等國際企業,以上都加深了對中國大陸就業和消費趨緩的疑慮,更遑論後續的乘數效果。觀察中國大陸就業狀況,6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1%,比5月份的5%略微上升;31個大城市城鎮調查失業率則為5%,與5月持平,但是政府部門對於失業或就業的各項政策仍持續推出,足見此一問題仍有其重要性且待持續觀察。

為了讓經濟維持成長動能,並緩解外部因素造成的疑慮,一般預期關鍵在於中共當局可能採取的逆週期政策實施力度,尤其在當前全球降息趨勢下,中國大陸的貨幣政策仍有進一步寬鬆的可能性,然其重點應該在於引導信貸確實進入民營經濟,並能鼓勵內需消費。而且,筆者也要再次提醒持續關注中國大陸債務問題。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7月15日公布的Global Debt Monitor Report,2019年第一季中國大陸企業、家庭與官方的債務總存量超過40兆美元,占GDP的比例也從2018年第一季的略低於297%,上升至303.6%,合計約占全球總債務的15%。其中政府部門負債占GDP比重為51%,家庭為54%,金融部門為43%,企業部門則高達155.6%,顯見家庭的房產高債務負擔與企業仰賴債務融資的情況猶存。

綜上,中國大陸總體經濟表現已呈現緩步下滑趨勢,個別部門或數據的表現亮眼可能來自於各種政策的刺激效果顯現,但須留意其可持續性與可能的副作用。尤其在美中貿易衝突等外部紛擾因素未完全化解的前提下,預料中共當局為了維穩仍將推出各種政策工具,主要代價之一就是發展方向可能偏離原先預定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軸,攸關長期發展的經濟結構調整之路將因此延長,這對中國大陸而言或許又是一條漫漫的「長征」之路,正是所謂「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對於臺灣銀行業者而言,在中國大陸的龐大授信、投資與拆借部位乃不爭事實,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機會或風險都將對己身產生莫大影響。筆者謹在此提出建議:1.即時追蹤當地的經濟金融情勢,結合自身當地的授信、投資狀況,預擬幾個關鍵變數可能出象及對策;2.推展當地業務方面,跟著政策走或許是相對保險且有獲利空間的策略;3.持續留意當地債務問題與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同時也確實追蹤客戶與上下游的交易屬性與信用條件,避免在信用事件發生的情況下措手不及而損及債權。

#中國大陸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