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岸用政策扶持校園實體書店,期待打造成校園文化空間。對此重南書街促進會理事長沈榮裕表示,大陸對於書店文化支持力度高,許多地方都在推動校園書店,態度積極,「大陸各地的政府和學校對於校園書店都會補貼租金和設備,不像台灣,很多大學校園書店都經營困難,要兼賣3C產品。」

沈榮裕表示,以廣西為例,政府更鼓勵外地人到學校經營書店,「廣西師範大學就曾經邀請我去開書店。」但台灣的書店業者面對蕭條的環境,只能自求多福,「政府應該要有相關政策,像是對房東提出減免地價稅、房屋稅的誘因,讓房東願租給書店業者。又例如大陸營業稅高達13%,但圖書事業都免稅,台灣營業稅5%,卻不願讓圖書事業減稅。」

根據文化部資料,全台書店家數逐年遞減,到2018年上半年只剩下2105間書店,數字比前1年同期又減少2%,銷售額也再下滑超過3%。沈榮裕在重慶南路經營天龍書店,一開40多年,見證書街興衰,「看著書街從100多家書店關到現在剩下不到10家,就連當時有37年歷史的金石堂城中店關店,政府好像也沒什麼表示。」

台灣獨立書店文化協會理事長、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也曾同時經營7間校園內或校園周邊的書店,近年除了台大、東海、中研院的書店持續營運,其餘皆不再續約,「我的心得是,學校人數要夠,例如學校裡若只有2000個學生,是撐不起一間書店的。」

陳隆昊也認為,中國大陸政府有資源扶植校園書店是好事,但台灣不一定需要照做,「如果條件不夠,為何非要政府補貼不可?我們有自己的市場環境,時代也在變,買書的管道愈來愈多元,不需要強求每個學校都要有書店。最重要的還是培養閱讀習慣,推廣閱讀。」

#補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