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法院通過「國安五法」後,蔡總統再宣示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以確保台灣的「國家安全」。但什麼是台灣的「國家安全」?在實踐上,國家安全與人權是對立的。極端的國家安全不談人權,極端的人權也不接受國家安全。因而一向主張人權、同婚、環保等「進步」思想的蔡政府也開始強調國安,就有特殊意義。

日前經濟部投審會以「國家安全」為由駁回台北市雙子星開發案,投審會指出:「雙子星案位處大台北地區重要交通樞紐,因此與國家安全高度相關」。雖然「國家安全」是個廣泛的概念,但「交通安全」並不在內,這理由令人錯愕。

國家安全的概念連結國家的生存與發展,例如美國以國安為由加徵進口鋼鋁稅即為合理,因為不保護鋼、鋁產業,戰時將缺乏製造武器的原材料;制裁華為就引起爭議,因資訊安全與經濟安全衝突。交通樞紐與雙子星開發案無法建立國家生存發展的連結,因此投審會以「國安」為由會產生爭議。

真正有意義的論點是:「南海集團有受中國大陸政府或人民掌控或影響該國內事業營運的疑慮,依據《外國人投資條例》第7條及第8條認定對國家安全有不利影響,予以駁回」。然而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大陸人民」是指「在大陸地區設有戶籍之人民」,投審會援引《外國人投資條例》是偷渡「中國人是外國人」的概念。這顯示蔡政府的「國家安全」,其實是由「中國是外國」、「中共想併吞台灣」、「中國是敵國」等命題連結;如此,敵國人民在交通樞紐地區開發土地或資金進入台灣,就都有安全疑慮。

中共有「統一中國」的目標,因而「中共想併吞台灣」,這樣的命題過於簡化兩岸現實。中共講了70年「統一」,兩岸關係卻是從兵戎相見轉變到和平交往。忽視兩岸頻繁的往來,只強調「中共想併吞台灣」的觀點是偏頗的。「敵國論」真正的風險在於社會的建構作用。台灣社會如一再強調「敵國」,則大陸社會也將以「敵人」回應,如此兩岸戰爭的風險將大幅增加,反造成台灣的不安全。

蔡總統自「撿到槍」而民調回升後,蔡政府即從重視人權的進步派,變成強調國安的保守派。操作「國家安全」不乏選舉考量,因為可暗示與中國交往就是賣台,唯有民進黨才能確保台灣。但鼓動年輕人「敵視中國」的情緒,真的有準備要打仗了嗎?台海當前的和平得來不易,把兩岸關係拉回到戒嚴時期,是否符合台灣的「國家安全」,蔡總統應再思考。(作者為淡江大學整合戰略與科技中心研究員)

#投審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