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自從1981年會籍問題解決之後,經常同場競技。圖為1998年亞運會跆拳道陳怡安金牌頒獎典禮,兩岸會旗同場飄揚。(記者林永富攝)
兩岸自從1981年會籍問題解決之後,經常同場競技。圖為1998年亞運會跆拳道陳怡安金牌頒獎典禮,兩岸會旗同場飄揚。(記者林永富攝)
兩岸首次合辦體育活動表
兩岸首次合辦體育活動表

新聞分析兩岸體育交流透過「奧會模式」,名稱也許有人不喜歡,但卻是保障台灣與大陸在國際奧會與所有會員擁有同樣的權利義務,也是大陸無法將我國排除的保障。而且30年來,兩岸奧會彼此溝通管道暢通,只要依照《國際奧會憲章》規定,這個管道永遠暢通,不要再為了名稱自找麻煩。

在「三不」(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年代,兩岸之間關係緊張,也都受到法令限制,雙方都無法互相往來。我國的國際空間受到大陸方面刻意排擠,連最能與國際接觸的體育空間也受到擠壓,逐漸失去舞台,在1981年與國際奧會簽下協議書,我國名稱改稱為「中華台北」,又在1989年與大陸簽下中文名稱協議書,兩岸才能到彼此的管轄領地參加比賽。而雙方政府也都配合修改法令,為赴彼此管轄地參賽解套。

辜汪會談 催生奧會交流

交流之初,對於大陸具有中共黨員及政府、軍方身分者,都不同意來台,這使得我國要申請承辦國際運動賽時,是一個障礙。我國因此在1992年修改《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後,鬆綁規定,大陸運動員或官員才能來台。相對的,大陸也在1992年國務院公布《中國公民往來台灣地區管理辦法》及國台辦公布《關於大陸民眾赴台經貿、文化交流的規定》,大陸體育團隊也才有正式法規,促成運動團隊來台訪問比賽。

1994年兩岸兩會(海基會與海協會)在新加坡的「辜汪會談」,是兩岸首次以民間名義進行最高層次會談,協商兩岸事務性及經濟性問題,且簽署多項協議,這也催生兩岸奧會之間的固定會談。

體育座談會 輪流舉辦

陸委會於1994年公布《現階段兩岸文化交流實施原則》,教育部同年公布《大陸地區專業人士及學生來台從事文教活動許可辦法》,1995年公布《加強兩岸國民體育交流計畫》等,開放兩岸雙向全面交流。

大陸方面,國台辦1994年公布《關於台灣官員以民間身分來大陸參加交流交往活動的通知》,國務院並批准由國家體委對外聯絡司組建港澳台辦公室,專門負責對台灣的體育交流工作。兩岸逐漸放寬交流限制之下,兩岸奧會決定開始輪流舉辦兩岸奧會體育交流座談會。

1997年1月5日在北京舉辦第一屆兩岸奧會體育交流座談會,由中華奧會主席張豐緒帶團,團員中並有我國教育部常次李建興等官員以顧問身分參與。陸方則由體委主任伍紹祖以奧會主席的民間身分,代表陸方出席。

兩岸體育交流30年來,兩岸奧會交流座談會已經舉辦22屆,交流內容從體育從業人員的參觀訪問或考察開始,擴及兩岸運動術語、運動禁藥、體育文化、運動醫學、大型運動賽會、體育法規、運動科學、運動產業、體育新聞、全民健身、奧運科研備戰等學術研討會,到青少年訓練營或參加大陸的路跑、馬拉松等活動。大陸來台包括奧運金牌教練、選手示範表演,體操、武術等公開表演活動。

兩岸交流 唯一暢通管道

兩岸體育交流從彼此陌生,逐漸熟絡加溫,又到現在再度轉趨平淡。大陸成為體育大國,運動實力遠在台灣之上,而且舉辦國際運動賽會經驗豐富,辦過奧運會、亞運會、東亞運動會,我國從中吸取經驗及透過教練、選手交流,提升競技實力,獲得的成果應是大於大陸方面從我國所獲取的要多得多。

在兩岸奧會的交流座談會中,雙方除了奧會人員外,還有政府官員參與,使得雙方都能掌握政府對兩岸體育交流政策,不會產生失控現象。這也是目前兩岸在民進黨政府官方管道與大陸全面中斷之下,唯一仍暢通的溝通管道,兩岸都相當珍惜,也應繼續維持良好關係,不要輕易中斷,否則對台灣而言,損失會大於大陸。(系列五之五)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