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的7月20日美國登陸月球,集當時國家實力,和一股不怕失敗、敢於冒險犯難的牛仔精神而成。美故總統甘迺迪於1961年5月25日在美國會宣布正式啟動源自美國艾森豪政府的阿波羅登月計畫,稱「吾人選擇登月非是因它容易,而是因它很難,是因這目標可以組織並衡量我們最好的能量與能力,因這是吾人願接受、不願延後、而決心要贏的挑戰」。說帖亮麗,但也是美蘇太空爭霸之舉。

相對於今天,當時知識與工具都不甚發達,登月難於上青天,需要許多井噴式技術創新,和投資,阿波羅登月計畫預算250億美元,約合2018年1530億美元,尖峰時僱用了40萬員工,和超過2萬個工業單位與大學的支援,堪稱傾國動員。

阿波羅11號於1969年7月20日載人登月成功,實現了甘迺迪所稱的挑戰,為美國贏了裏子和面子。阿波羅登月計畫極大的增進了人們對地球和月亮形成的知識、開始電腦與數位時代的來臨,因美太空總署NASA技術的轉移滲透與複製推廣,更啟動了全球各地相應商業活動,對美國與世界的貢獻與影響空前。

該計畫既需前人技術的傳承積累,也借重NASA許多其他姐妹計畫如「水星」與「雙子星」的載人飛行、「測量者」兩年的繞月飛行測量以確定登月地點等。為確保高效計畫管理紀律與執行,阿波羅登月計畫由美空軍掛帥,NASA任先行官,登月的成功說明這「最佳搭檔」關鍵性。

但計畫最初災難重重,篳路藍縷10年鑄一劍,有3位美太空人犧牲與多次延誤,NASA共執行了7次逃逸塔載人測試,12次載人真空測試,16次無載人繞月飛行,5次載人繞月飛行,才取得阿波羅11號登月的成功。之後又有5次載人登月,其中阿波羅13號回程故障中奇蹟般返回,乃平時訓練到位之功。

阿波羅登月計畫所展現的創新勇氣、膽識擔當、萬眾一心,正是中國登月可資借鏡的。

再見 天宮二號

與登月50周年同時的天宮二號回歸,按照控制基本無害重回大氣層(天宮一號是無控制墜毀)。天宮二號是中國第一個真正意義的空間實驗室。

憑藉中國智慧與遠見實幹,參考美俄太空成功經驗與失敗教訓,以大不同於50年前的現代科技,用許多創新和經典「中國速度」,天宮二號在軌工作1036天,支援開展了4大領域8個主題14項高水準的空間科學與應用任務,出色的完成中國迄今系統最大最複雜的載人空間實驗室階段任務,為預計2022年左右完成的中國空間站簡稱(CSS)打下基礎。

天宮二號主要功能在:自動多方位太空交會對接貨運飛船、在軌推進劑補加、2名太空人多次在軌工作/生活30天、植物太空育種、國際領先的太空冷原子鐘計時、地球遙感、放收可變軌伴隨衛星等。

CSS將有1核心艙與2個實驗艙,重60-100公噸,可供3太空人長期居留(6人短期),並將有國產哈伯級太空望遠鏡衛星同軌繞飛地球,俾能對接提供維修與燃料。CSS將開創太空科研和國際合作,榮景可期。(作者為太空工程師)

#中國 #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