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裡頭有不少裸女雕塑,傳達的女性主義令曾珮瑜有感。(粘耿豪攝)
展覽裡頭有不少裸女雕塑,傳達的女性主義令曾珮瑜有感。(粘耿豪攝)
幾可亂真|超寫實人體雕塑展
幾可亂真|超寫實人體雕塑展

演員曾珮瑜參觀時藝主辦的「幾可亂真|超寫實人體雕塑展」,對裸女的人體雕塑《莉莎》細緻度印象深刻,而創作者表達的女性主義也和她的觀念產生共鳴,「我身體力行女性主義,我的身體我做主。」她以前剛入行角色沒得挑,現已在演藝圈打滾了幾年,選角的方向都是會對現在女性思維有所改變的角色。

曾珮瑜認為看似女權高漲的時代,還是有很多女生不懂得愛自己。她相信人都有各種慾望,女生犧牲自己、奉獻自己,最後卻忘了自己,沒有自己的時候怎麼去照顧自己?希望透過演員對角色詮釋,讓女生追求想過的人生,同時她也建議女生來看展,跨出舒適圈,鼓勵更多人有新的嘗試,「藝術還是存在著意義,就像我能夠透過角色替女性發聲。」

對裸女雕塑有感

曾珮瑜在戲劇《雙城故事》跟《最佳利益》,甚至是還沒上片的《破處》都演出新一代女性面貌,她以《最佳利益》中自己演出的資深女律師為例:「這次演律師不是利用自己的美貌,即使踩著男人的身體往上爬,也是靠自己的努力,觀眾跟我說雖然恨得牙癢癢的,還是很愛這個角色,女強人不都是長得像男人一樣,美麗又強的也有,做到讓人想服從。」

所以這次她對裸女雕塑最有感,「裡面有很多女性裸體雕像,女性裸體容易聯想到情色,長大之後裸體變邪惡,但展覽就是真實呈現,這世界上有許多真實的身體存在,像是胸部小、屁股扁,女生要對自己寬容點,不要對自己太苛求,不要畫錯重點,不需要去整形拉皮。」對於大尺寸作品〈傘下的夫婦〉也相當有記憶點,連腿毛都十分逼真。

自認做事沒定性

曾珮瑜自覺從小沒有美術天分,反而是哥哥跟姊姊都很會畫畫,所以她小時候,很多美勞作業都是請姊姊幫忙,「我小時候愛運動,靜不下來,是急性子,後來想老天有沒有對我那麼不公平,去年拍戲空檔就拿了蠟筆,畫我朋友的貓,我的畫家朋友說我畫得不錯,經過被這樣子稱讚有釋懷一點。」但是畫沒幾幅又收筆,自認除了演戲,對其他事都沒有定性。

此次展出囊括超寫實主義雕塑發展近50年來重要藝術家的創作,超寫實主義的雕塑先鋒杜安漢森、澳洲新銳藝術家榮穆克、山姆詹克斯,及雕塑界的生物學家派翠西亞佩奇尼尼,和首位奪下奧斯卡最佳化妝與髮型設計獎的日裔美籍藝術家辻一弘等,值得大家走一趟盡收眼底。

#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