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日前媒體報導,為整頓上市櫃公司董事會,針對董事長、總經理為同一人,或互為配偶、子女親屬的上市櫃公司,金管會研擬漸進式的(先鼓勵後強制)將採取兩大強化措施,包括需增加獨董席次一席,及過半董事未兼具員工或經理人身份。根據統計受影響公司超過三成,生技業及中小上市櫃公司擔心衝擊太大,紛紛提出意見或爭取緩衝期。

事實上,去年4月份公布的新版公司治理藍圖即指出,基於我國企業多為家族企業,期透過擴大設置審計委員會,推動設置獨立董事,以及增訂公司董事長與總經理及相當等級者(最高經理人)為同一人時之相關配套措施等方式,以進一步強化董事會之監督功能。

歐美企業多半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董事長領導董事會監督經營團隊的運作,CEO或總經理負責營運,大型企業常見兩者為非同一人,以避免可能存在的自我監督問題。而在國內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站揭露的資訊,董事長兼任總經理的上市櫃公司約佔總數的三分之一。如果加上董總互為配偶或一等親之親屬,則占比將更高。另外,國內不少公司參考歐美,設有CEO(執行長或總裁),且常有董事長兼CEO的情事。董事長兼CEO是否符合前述「相當等級者(最高經理人)」?是否同樣應採取強化措施呢?關鍵在於何謂「最高經理人」?建議主管機關宜加以明訂,以供遵循。如果CEO視為最高經理人,則上述占比將再提高,受影響公司將更多。對中小型的上市櫃公司,因規模小組織簡單,董總同一人反而有決策明快,充分展現中小企業彈性及高效率的運作,是否宜考慮按資本額大小漸進式的推動?

另外,依公司法202條,公司業務之執行,除本法或章程規定應由股東會決議之事項外,均應由董事會決議行之。現行我國公司法架構下董事會有業務執行權及業務決定權,監察人負責監督的雙軌制,但證交法引進獨立董事及審計委員會後,走向歐美單軌制。歐美中大型企業由經營團隊負責執行,董事會負責監督。我國大型企業同樣走向監督型董事會之際,是否公司法202條有檢討修訂必要?或以證交法規範上市櫃公司採用監督型董事會?

針對董總同一人或互為配偶或一親等的上市櫃公司,兩大強化措施已於2018年底修訂修訂上市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第23條中納入,預計2020年將訂定法規強制。其中之一為增加獨董席次至少一席,規定有其道理,但若依藍圖不分規模自2020年修法,之後隨董事任期屆滿開始強制則或許宜再斟酌?大型企業適用上較沒有問題,但對中小型上市櫃公司而言,到2022年都已設置審計委員會,至少已經有三名獨立董事,再加一人是否適當?是否宜規範的是適度提高獨董在董事會的占比?

另一強化措施為應有過半董事未兼具員工或經理人身份。經理人不宜兼任董事,主要是不希望自己提案自己審查決定,以強化董事會監督功能,方向十分正確。然而,在上市櫃公司治理實務守則第20條有關董事會組成,兼任經理人之董事建議不宜逾董事席次三分之一。強化措施是否宜參考上述最佳實務,先從過半數董事未兼具員工或經理人身份開始要求,漸進式的要求三分之二以上董事未兼具員工或經理人身份?

金管會希望透過證交所及櫃買中心修改規章,強制採行強化措施嚴管上市櫃公司董總家族化用心良苦。由於涉及層面廣,或許宜多考量台灣家族企業特性及中小企業多而適度因地制宜?本文建議,宜考慮按資本額大小漸進式的推動。(本文僅代表個人意見,不代表協會立場)

#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