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升溫的中美貿易仍是影響全球經濟2019年下半年發展的關鍵因子。川普與習近平在G20會面後,表示將重啟貿易談判,我們希望雙方能夠在幾個月內達成協議,並廢除近期的關稅條款;然而,中美貿易談判因為國家安全目標而變得複雜,因此,我們需要了解目前以及未來有可能課徵的關稅對於高收益債券的影響。

值得慶幸的是,貿易戰與關稅對高收益債的負面影響較小,高收益債券市場裡,主要的產業是以美國市場為主,例如醫療保健,成本及收益都來自國內,製藥業也比較不會受到貿易爭端波及,因為大部分的生產均設在美國本土;此外,電信及電纜產業通常是國內供應商,我們也認為金融、出版、廣播及電影產業所受到的影響有限,至於科技產業,特別是軟體公司,因為以美國為中心,所以幾乎沒有影響。

另一方面,遊戲和休閒住宿產業則因為貿易戰而受到些許負面影響,短期而言,中國訪美旅客數量可能減少,雖然中國旅客佔全美旅客消費佔比不到5%;但拉斯維加斯大道上百家樂今年以來的收入已減少超過三成,儘管百家樂收入僅是整個拉斯維加斯大道營收的一成。

受到貿易戰影響較大的產業為工業、製造、原物料、景氣循環以及部份消費相關產業。由於貿易戰,製造業公司的零件成本增加,我們正在評估這些公司將增加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的能力;此外,由於汽車在中國的銷售疲弱,汽車業也是另一個受到貿易戰負面影響的產業。中國長期仍擁有增長的機會,不過今年會是充滿挑戰的一年。

我們預估供應鏈位於中國的消費品及零售產業將遭受貿易戰負面影響,目前許多消費品類別被排除在關稅清單外,例如服飾,然而,若關稅清單擴大,預計服飾、鞋子、玩具,以及其他消費產品將被納入清單內,受到影響的公司將會重新調整供應鏈,試圖減少其他成本支出,並盡可能遞延定價,但仍會受到些微影響。另外,在全球銷售的企業會盡量把中國製造的產品轉往其他市場銷售。

至於能源產業,由於貿易戰導致全球經濟放緩,連帶影響原油需求減少,主要國際機構如美國能源資訊局、國際能源署以及OPEC紛紛調整對2019年和2020年原油需求增長的預估。另一方面,放緩的經濟成長也讓聯準會暗示未來可能採取降息措施,高收益債可望受惠。

總體而言,我們持續看好高收益債市前景,雖然對於部份工業、製造業、原物料產業以及像汽車、金屬等景氣循環產業持謹慎態度,但美國經濟仍會持續成長,低利率環境將持續支持企業自由現金流的產生、債務再融資以及低違約率,在此情況下,防禦型產業以及優質企業也將持續受惠。

#貿易戰 #貿易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