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是不可逆的趨勢,基於受教權的平等,教育部宣示,即便只有1個孩子也成班,不會任意裁併小校,如此固然穩定了偏鄉人心,但如果低薪、高失業率等大環境未改善,年輕人繼續不敢生小孩,屆時不少小校恐怕會自然滅校,不是政府喊喊口號就能解決的現實問題。

為了活絡教育,教育部近年來推動多元教育,鼓勵學校轉型,因應日益蓬勃的實驗教育,不但通過施行《實驗教育三法》且修訂完成,讓台灣教育呈現不同面貌,即使位處山巔海涯、學生數只有1、20人的偏鄉小校,也展現強勁生命力。

雲林縣堪稱多元教育的先鋒,縣內不但有公辦公營的華德福中小學,還有公辦民營的藝術學校,8月更將誕生全國第1所公辦民營藝術高中,以及公辦民營生態國中小,更多的是優質轉型的學校,各具特色。雲林縣四湖鄉明德國小校長黃洲因而不諱言,迷你小校學生獲得的關愛及資源,其實比都會大學校學生有過之無不及。

然而,教育是百年樹人大計,牽涉到的不僅僅教育單位,少子化的嚴峻現況,不單是端出好的政策牛肉及豐富資源就能解決,關鍵因素在於社會普遍低薪,甚至工作機會不足,其次是托育政策不健全等,在在讓年輕人不敢生小孩,如果出生率負成長,1人也成班的教育政策,恐怕會因逐漸沒有孩子而束之高閣,進而自然滅校。

要減緩少子化的學生流失,不只是教育單位的責任,還得相關部會都動起來,創造好的產業及托育環境,提升就業及薪資,才能刺激生育率,減緩少子化對下一代受教權的衝擊。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