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局抓到總統府永和警衛室利用特權的走私菸案,情治圈盛傳,主因是華航人事內鬥,這回買賣又做特別大,大到裝免稅菸的貨櫃太重,連搭總統專機過個水的形式都免了,由於實在太囂張,於是遭華航爆料。按理說,調查局是立了首功,但當政的綠營恐未必這麼想,調查局以後日子必不好過。

永和警衛室都是蔡總統貼身侍衛,發生這種醜聞,重創蔡政府形象,不管是大綠小綠,認定調查局養案的說法甚囂塵上。這次蔡政府挨一記悶拳,這種事不需要總統說話,蔡總統也不會這麼做,但旁邊的人使個眼色,只要等到好機會,自會有人修理調查局。到現在蔡政府沒有公開表揚破大案的調查局,即是癥候。在這個節骨眼上,綠營對調查局,打也不是,罵也不是,捧也不是,但綠營是不會輕易放過調查局的,一定有仇必報。

國安局根本管不到官邸裡的永和警衛室,不要說管,就算國安局長或特勤中心副指揮官都不能隨便去官邸,這是元首維安的大忌。總之,總統在官邸的維安就是永和侍衛室管,總統見什麼人,在官邸做什麼,任誰都不許探聽。國安局沒事派人來督導永和警衛室,探頭探腦,絕對會被侍衛告御狀,吃不完兜著走。

不管政黨是否輪替,很多侍衛都在特勤混一輩子,天天待在天子腳下,待久了,眼界高了,不知不覺也開始橫著走路,做些狗仗人勢的事。

調查局辦御前帶刀侍衛的大案,事前沒跟國安局打招呼,自己掌握辦案節奏,據說調查局是在動手當天,即在蔡總統出訪回國當天,才告訴等候迎機的國安局長彭勝竹;如此做法是對的,不告訴彭勝竹,是不讓彭陷於不義,如果彭事先知情,要不要向正在出訪的蔡總統報告,恐怕是個兩難抉擇。

調查局當然可以選擇不向國安局報告,但國安局是情治龍頭老大,調查局查官邸侍衛集體違法,國安局事前卻一點風聲都沒,負責國內情報的三處,臉上一樣掛不住面子。彭勝竹兼特勤中心指揮官,弊案爆發當天負政治責任去職,合理。蔡總統理當知道彭根本管不到官邸侍衛,她真正生氣的很可能是怪彭沒掌握到調查局正在祕密辦案,事前沒向她報告,讓她一點心裡準備都沒。

距離年底大選投票只剩半年,元首與候選人的維安不容一絲犯錯,現在的永和警衛室,6個最高階的領導幹部,每人身上都背1個大過,還要面對司法調查,人非聖人,永和警衛室的士氣如何維持,總統近身侍衛是否要大換血,都是新任總統府侍衛長鐘樹明上任就要解決的難題。

#國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