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全代會通過由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出賽2020年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稍早之前,美國《紐約時報》撰文,稱台灣人民本此大選,將面臨「親中」與「親美」的選擇。固然此前就有專家學者與政論人士指稱,2020大選的主軸就是台灣主權,然而「親中vs.親美」的論述,卻企圖將選戰提前定調。

由於川普總統為改善中美之間長久存在的不公平貿易關係,而和北京大打貿易戰,而且中國近年來不再韜光養晦,在對外關係上往往展現咄咄逼人的強硬姿態,使得外界對「中國和平崛起」感到憂心。加上近期香港民眾「反送中」的群眾運動新聞渲染,在此氛圍之下,將韓國瑜與蔡英文的對決,描述成「親中vs.親美」的對決,多少有為兩黨之兩岸政策主張進行了價值批判之嫌。

親中vs.親美假議題

親中、親美,在美中台的三角關係上,似乎是一個非此即彼的議題與政策取向。然而嚴格分析,「親中vs.親美」,其實是個假議題。

固然這一詞彙可以清楚明白闡述國、民兩黨在兩岸關係上的政策主張,然而「親中vs.親美」,很容易立刻讓聽者產生出主觀的價值判斷,而無法就政策主張本身所具有的優劣去進行客觀的分析。是以,我們必須要正本清源,將「親中vs.親美」背後的真正意涵分析出來。

就1949年兩岸分裂分治的狀態發生以來,一個事實很清楚明白,台海的區域穩定與和平,一直以來乃是在美國的保證與支持之下才能獲致。

1979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絕外交以前,我國乃是以正式條約與美國維持著軍事同盟的關係。

雙方斷交後,美國持續在《台灣關係法》的規範下,透過各種管道將足以維持台海安全的軍備售予台灣,並且雙方軍事人員也進行著正式或者非正式的密切交流。而許多重要國際場合之外交突破,也是在美國默許或者支持之下才能獲致。

尤其是,自解嚴以來,中華民國致力發展經濟,政治體制上實施民選之兩黨制,已經成為美式價值體系中的一員,那就是民主政治、市場經濟、多元社會。

確保台灣的安全,不單是美國亞太地區實質利益之所需,也是推廣、維護美式價值體系的必要舉措。假如缺乏美國在側後的支持,台灣欲面對逐步崛起的中國大陸,恐將陷入一個越發不利的困局之中。

以這個事實基礎而論,國民黨所一貫主張的與中國大陸進行良性的互動與交往,其所形塑之與大陸關係友好的比重,絕無法與台美之間親近程度相對等。在客觀形勢上,台灣仍然與美國走得比較近。

綜合上述,在現行的權力結構下,美中台三角關係中,並沒有「親中」與「親美」的問題,台灣不同政黨間的兩岸政策,全數建立在倚仗美國「印太戰略」(以前是亞太戰略)所形成的東亞區域權力平衡狀態,去進行與中國大陸關係親疏遠近的調整。國、民兩黨沒有誰可以全然拋開美國的因素,而去單獨與中共折衝交手。

雙邊與單邊的抉擇

因此,若要定義美中台架構下的兩岸關係,「親中vs.親美」的描述並不精確,其實質上的意涵,應是「雙邊vs.單邊」。

所謂「雙邊」,也就是與美國維持緊密的關係之餘,仍希望與中國大陸進行一定程度的良性互動與交流;「單邊」則是主張疏遠甚至斷絕與中國大陸的正常接觸與交往,而去全然擁抱美國、成就美國單邊的利益。這才是「親中vs.親美」的確實意涵。以中庸之道而論,自然「雙邊」才會在三角關係中維持系統的平衡,反倒是「單邊」容易走向極端,一稍不慎恐將導致系統的失衡。(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

#假議題 #政策主張 #雙邊 #親美 #親中 #美國 #中國大陸 #中華民國 #台灣 #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