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院會25日通過「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這是蔡英文總統的重要勞動政策之一,總算趕在本屆任期結束前送出行政院。

在少子化與高齡化之下,台灣人口結構已出現變化,工作年齡人口(指15歲至64歲)減少是必然趨勢,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恐怕不利於整體經濟與社會發展。我國平均退休年齡約較鄰近的南韓、日本早10年左右;中壯年的勞動參與率低,平均不到5成,因此中高齡及高齡應是重要勞動力補充來源,未來生產老化將會是台灣越來越常見的景象。

「生產老化」理論最早在1980年代提出後,很多學者傾向認為這是人口老化後自然出現的結果,也就是說,當一個社會的高齡人口多了之後,勞動力現場的高齡者自然就會多了起來。但是隨著科技進入10倍速變化時代,以專業技術含量高的有酬工作而言,生產老化是否如此理所當然,恐怕值得商榷,當中的關鍵在於高齡者能否在職場上保持與時俱進的競爭力、保持被需要性。

不過,談到中高齡者與高齡者的就業促進時,幾乎少有人提競爭力這件事,彷彿一個人一旦進入中高年齡階段,在職場上就與「競爭」無關,這到底是因為他們的武功高強已臻化境,因此沒有競爭力的困擾,還是中高齡及高齡者做的是人家撿剩下的工作,聊勝於無,所以談競爭力太奢侈了?部分學者還憂心談到生產老化這個議題時,會給邊緣或弱勢高齡者帶來壓力,讓他們覺得自己沒有用,遑論談及所謂的中高齡競爭力這麼殘酷的論點。

然而,當政府正式推出中高齡就業促進專法時,意味著社會已必須面對生產老化成為常態的課題,而勞動力結構的改變涉及的是整個國家產業政策以及個人生涯規畫的調整。無論是國家社會還是個人,都將因此面臨巨大的翻轉變化,競爭力的挑戰是時刻存在的課題,無可逃避。因為,中高齡者占總勞動人口的比例提高,帶動經濟成長的產業型態勢必和以青壯就業人口為主的模式不同;當人們從計畫在55歲退休、60歲退休或甚至70歲退休,他的生涯規畫也必然不同,這些都必須提早因應。

生產老化的可能性在於年齡成為一個人的資產而非負債,在於具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從生命歷程的角度來說,任何一個年齡層的人都應該有其人生使命與尊嚴,因此,廣義來看生產老化,就可將之視為中高齡者不同型態的社會參與;至於究竟能有些什麼樣的選擇,根據美國勞動部《21世紀工作的趨勢與挑戰》這份報告,目前還在就學的大學生,將來畢業後可能從事的工作,有65%現在還不存在。既然未來最夯的工作,現在連Google都還查不到,因此,中高齡者及高齡者若想要續留職場或退休後重返職場,最重要的是具有高度的學習力,對仍然有興趣要參與的職場保持高度敏銳與熱情。

換言之,在高齡社會,終身學習與生產老化乃是一體的兩面,互相成就。這是「中高齡就業促進法」沒有也不會提到的,卻是這部法令能否真正發揮作用的基礎條件。

#工作 #老化 #勞動力 #重要 #高齡 #歲退休 #促進 #中高齡 #社會 #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