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綜藝小王子」的王嘉爾,除了高價奢侈品代言外,還有綜藝圈大力爭取的目標品牌。(取自新浪微博@王嘉爾)
被稱為「綜藝小王子」的王嘉爾,除了高價奢侈品代言外,還有綜藝圈大力爭取的目標品牌。(取自新浪微博@王嘉爾)

隨著《中國好聲音2019》、《中餐廳3》等節目開播,大陸綜藝市場再掀高潮。廣告業調查顯示,2019年至今網綜廣告比前一年同期上升15%,引領影音廣告市場成長,但業界不諱言,不少金主受官方政策影響離影視產業,綜藝節目轉而砸重金邀請有品牌代言的流量明星當嘉賓,帶入廣告贊助,解決招商難題。

大陸日前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國綜藝節目廣告行銷白皮書》顯示,2019年上半年大陸綜藝節目廣告市場規模近220億元(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1012億元,比2018年同期成長16.12%;節目置入品牌達546個、產品697個,與去年同期相比,置入品牌數成長15.19%,產品數上升22.06%。

業者青睞真人秀

若以節目類型來看,2019年上半年綜藝節目以真人秀類為主,占了近50%;這類節目也最受廣告主青睞,計有84個真人秀節目有廣告置入,吸納品牌超過50%,廣告創收逾綜藝廣告總量近半。

業者不諱言,雖然廣告市場持續擴大,但過度集中在前10名的綜藝節目,加上近年大陸官方祭出綜藝「限酬令」、查稅風波等,投資金主喊撤,不少綜藝節目面臨「招商難」困境,如《花兒與少年》第3季喊卡,網傳停播主因就是廣告招商失利。

製作單位對藝人的選擇,往往牽動品牌的決定;為爭取目標品牌投入,製作單位乾脆邀請品牌的代言人參加,吸引品牌一擲千金宣傳代言人和品牌,造成歐陽娜娜、華晨宇、Angelababy等受到品牌青睞的流量明星有參加不完的綜藝節目。

為廣告效益拉高片酬

以港星王嘉爾為例,素有「綜藝小王子」之稱的他除了代言RAY-BAN、Fendi等高級奢侈品外,也是百事、雪花勇闖天涯、聯想電腦等主打年輕族群品牌代言人,也與鹿晗為不同款的vivo手機代言,所以《熱血街舞團》特別找他們擔任「熱血召集人」,vivo成為節目冠名商。

今年疑因「限酬令」退出《奔跑吧》的鹿晗,網傳以4000萬元加入固定班底時,當年曾遭到不少非議,但身為「美麗說全球代言人」的他,為節目帶來3.38億元(約新台幣15.58億元)的品牌總冠名費,支付他的天價酬勞綽綽有餘。

7月27日剛播完的《青春環遊記》,冠名商為伊利暢輕,代言人是節目嘉賓王凱;青年社交觀察節目《喜歡你,我也是》由伊利巧樂茲冠名,「巧合」的是該品牌代言就是節目嘉賓王子異。

業者表示,藝人的配比在綜藝節目籌備之初就是一種博奕,極有可能賭來更多招商資源,隱藏在高片酬背後的是觀眾看不到的廣告資源回報。

#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