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著經貿和平論的脈絡,後冷戰時期的全球經濟自由化,可以說是給歷經40年冷戰的人類文明,一個期待已久,繁榮發展的喘息期。然而在歷經全球性金融債務危機後,累積20多年的高速經濟發展,卻出現一波反全球化逆流。不少觀點認為,這波浪潮是以民粹主義為基礎,威脅著本應終結歷史的自由民主體制。

哈佛大學政治系教授Steven Levitsky和Daniel Ziblatt在2018年出版的《民主國家如何死亡》,就以豐富的歷史案例探討當前全球性的民主危機。兩位教授以政治學大師Juan Linz的理論為基礎,設計出4項判別專制者的行為準則,包括以言詞或行動拒絕民主規則、否定對手正當性、容忍或鼓勵暴力、願意剝奪對手或媒體的公民自由。具體來說,如禁制某些組織的政治權力;拒絕可信的選舉結果或設法削弱其正當性;形容對手有顛覆性;對手對國家安全或現有生活方式構成實質威脅;形容對手是罪犯因此沒資格參與政治競爭;暗示對手與外國政府勾結;支持限制公自由的政策,擴張誹謗的範圍;威脅以法律或其他方式對付敵對黨派、團體或媒體。

4項準則判別專制

從最近蔡政府關於國安五法與中共代理人法的修法、NCC被批評未以同一標準裁罰媒體,到綠營不斷以2018九合一選舉受到大量假新聞影響、國民黨想犧牲主權、修惡《公投法》、以社維法對人民濫訴,和陸委會揚言解散特定人民團體和政黨,都怵目驚心地讓人發現,以哈佛學者的標準來看,民進黨正在扼殺台灣民主。

自由之家的《2018年世界各國自由度報告》顯示台灣的自由度位列第26名,而經濟學人2018年的民主指數也在第32名。然而綠營卻仍然高呼著民主危機。原因正如同兩位哈佛教授所言,民選專制者需要危機和外部威脅,來提供他們合法掙脫民主體制的契機。

蔡英文總統在過境美國時於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演講,就相當具有論述代表性。從台灣的民主化奇蹟,談到當前的民主危機,認為台灣民主正被獨裁政府用民主社會的新聞自由來傷害,自己則透過一系列手段來守護民主。但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在2018和2019,民進黨執政期間的調查,只有33.5%和39.4%的人滿意台灣民主政治的實行情形。

然而蔡與民進黨,真如他們所說,是中華民國民主體制的捍衛者嗎?事實上,民進黨採用的「防衛性民主」,就被兩位教授批評為是被用作合理化反民主手段的掩飾,係民主死亡的最大反諷。更諷刺的是,雖然「守護民主」這詞曾出現在蔡的就職演說文稿。然而在就任後1年多光陰裡,如果以google進行檢索「蔡英文-守護民主」或「蔡英文-捍衛民主」,卻呈現消失狀態。直到2017年的雙十談話後,捍衛與守護民主才被蔡所密集使用,出現大量檢索條目。那為何民進黨會在執政1年多之後,才高舉民主大旗呢?答案昭然若揭,施政滿意低落與選舉即將到來。哀哉,民主竟成執政無能的遮羞布。

更民主解民主弊病

民主危機確實存在,但要如何擺脫?絕不是民進黨現在的做法,因為分化社會的後果,才真是危機的開端。兩位教授便認為必須透過互相容忍和制度性自制,不把對手視作威脅,能接受對方勝選,以及不濫用自身合法的權力來解決。最後,就用一句書中提到的格言來作為結語,民主弊病的藥方,就是更多民主。以「民主價值」限制民主制度,絕非解方。(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民進黨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