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公部門不訂閱中國時報 韓七問台教會「憑什麼」?

台教會說,《中國時報》是紅媒,公營機構不該訂閱。但,事實真是如此嗎?一個以教授為主體的團體,卻違背學術精神,毫無憑據恣意對人潑糞,其背後動機,是否是為了替執政者誅殺異己,才把民主社會知的權利,當成選舉操作工具?曾楬櫫思想無罪、言論自由的台教會,恐已質變成攀權附勢的「抬轎會」。

隨著蔡政府失能失序日趨嚴重,人民透過2020改朝換代幾乎已成輿論的主旋律。只是,綠營為求逆勢翻盤,從國安五法的修訂,到預計在下半年推動中共代理人入法,顯然已打定將「抗中」當成挽救頹勢的白虎湯;而手段就是自導自演、自製稻草人,對藍營乃至於強力監督政府的媒體,先抹紅、再反中,以求製造恐懼,催生票源。

所以,無論是羅文嘉誣指中天電視台是接受大陸資助的紅媒,抑或林飛帆虛構中天、中時收過大陸補助,全都是在這樣的戰略邏輯下所進行的戰術攻擊。

眼見民進黨陷入執政頹勢,台教會終於出聲了。只是,這個以「教授」為名、集結大學院校知識分子的團體,射出的卻不是在黑暗中指引方向的照明彈,而是自甘淪為執政者的應援團,濫發髒彈。

作為台灣首個全國性教授組織的台教會,能夠昧於學術基本倫理,在毫無憑據的基礎下惡意抹黑他人嗎?更甚者,曾楬櫫「思想無罪、言論自由」台教會,創立初期最響亮的一仗就是投入廢除刑法第一百條的運動,因為他們認為,以模糊的定義「處罰思想」,是嚴重迫害民主、言論、自由及人權。

結果現在,這個團體竟威權復辟,同樣以模糊手段潑人紅漆,說《中時》是精神食糧毒素,藉此要求公營機構拒訂。難道台教會不曉得,自己此刻正在做的事,就是當年自己反對的事嗎?  面對真實的惡選擇噤聲,卻對執政者虛構的「紅色稻草人」提起長劍勇猛揮舞,這一幕不只令人悲傷,也意味著曾擁有崇高台獨理想的獨派,已漸走入歷史。

#團體 #教授 #教會 #2020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