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港澳辦首度針對香港反修例抗爭舉行記者會,但這一記者會開得四平八穩,並沒有做出激烈表態,只是再度重申對港府依法處理事件的支持。此前,外界都在擔憂大陸會否直接介入香港事務,進而導致事態進一步升級,不過目前看來,大陸官方的基本態度還是尊重港府的處理權限。

但即便如此,陸委會依然特別針對大陸港澳辦的記者會發出新聞稿,指責大陸沒有以同理心傾聽和回應香港民眾訴求,並據此進一步指責大陸所主張的「一國兩制」。誠然,陸委會的新聞稿並沒有對大陸做出過激的批評,也沒有使用十分激烈的詞彙,而是側重於對大陸的呼籲,在兩岸緊張氛圍不斷升級的背景下,也算是蔡政府難得的自我克制。

問題在於,台灣在面對香港問題時,現在已經流於短視,只從眼前的選舉利益出發,希望通過港人抗爭掀起的疑中、抗中思潮,來合理化自己過去3年的對陸政策,掩蓋自己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責任。

但是,台灣社會顯然不能如此膚淺的看待香港問題。從貿易上看,港台連結十分緊密,香港生亂對台灣也不會有好處;從政治角度看,香港與大陸的關係一直都為兩岸提供借鏡,前者衝突不斷,也勢必衝擊大陸看待台灣的深層思維;而從發展經驗的角度來審視,香港與台灣都面臨著類似的困境,台灣必須思考如何避免香港走過的彎路。

現在的香港已經陷入治亂困局,港府和香港社會的裂痕短時間內恐怕也難以彌合,這讓我們看到,百年來建立起來的法治傳統和務實導向,也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崩塌。批評者常言「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提醒台灣社會不要走上香港的老路,其實這句話並不準確,台灣也同樣陷入社會撕裂狀態,政治嚴重干擾經濟的程度,並不亞於香港社會,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今時台灣與今日香港並沒有多少不同。

接下來要問主政者的是,台灣面對香港問題,到底應該抱持何種戰略思維?是見獵心喜、添油加醋?還是感同身受、苦思應變之道?答案顯然應該是後者。作為香港的全方位「利益相關者」,台灣當然沒有置身事外的本錢,但也絕非藉機進行政治操作,賺取眼前的政治利益。

相反,台灣的主政者以及台灣社會都應該以同理心,嚴肅思考香港問題的解決之道,這不僅是為了幫助香港社會,其實也同樣是為了幫助台灣自己。具體而言,面對香港社會的民主需求,台灣社會完全可以通過對話交流形式,與香港社會進行合作。這種溝通協作不同於現在常見的港台社運團體間經驗分享,而是應該囊括全社會的整體對話,讓香港社會能夠跳脫出社運和抗爭的話題體系,全方位審視台灣民主化的進程,從而幫助香港社會能夠由此總結出新的戰略路線,而不是如同現在這樣,陷入進退失據的困境,既沒有解決問題,又在同時製造新的問題。

與此同時,台灣社會自身也應該跳脫中港對立的思維框架,重新審視大陸與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挑戰與機遇。這就需要台灣社會能夠拿出更多時間與精力,與香港社會各界開展對話。弔詭之處就在於,港台民間互動十分頻繁,人員往來更是不絕於途,但是,港台社會之間卻也存在某種隔閡,始終缺乏正式的溝通平台,能讓雙方能夠公開進行對話。

事實上,唯有從正反兩個角度全面了解當前香港社會的治理困境,台灣社會方能理性客觀的了解香港為何走到今天這一步,進而反思台灣社會又該如何面對大陸以及自身的發展道路。須知一味的反對,根本無從解決問題,溝通與對話,了解與理解,才是面向未來的正確做法。

在此基礎上,台灣在處理兩岸問題時,也可以將香港問題列為對照組。這並不是要讓主政者打香港牌,而是為了激發兩岸共同思考兩岸關係的發展方向。現在大陸提出所謂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而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經驗與教訓,無疑就是最好的借鏡。如果台灣能透過香港經驗,找出與大陸對話的切入點,在兩岸協商談判中找準自己的優勢和籌碼,進而增加台灣處理兩岸問題的戰略自信,走出反中仇中的悲情思維,這無疑對台灣來說是善莫大焉。

#香港 #社會 #一國兩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