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在國民黨通過提名他參選第15任總統之後發表演講,聲嘶力竭地號召黨內同志團結、集結、戰鬥。然而,後續發展很不順心,更離譜的是,一家周刊傳出,國民黨要團結郭台銘,郭團隊開出兩項條件,第一就是韓國瑜必須與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切割;第二為韓國瑜必須就初選時拋出的「權貴密室協商」說,還郭台銘一個清白。

郭台銘初選一結束就立刻出國散心,躲避國民黨全代會,韓國瑜求見不得,日前韓國瑜自爆他親自打電話給郭台銘,但郭台銘手機轉語音信箱。他未來動向不明,政壇近日傳得沸沸揚揚的是,他和柯文哲正在洽談合作,柯文哲也露出口風說「有的問題他還沒有答覆」。

郭台銘的未來動向將會牽動大局,他是否參選總統?和誰合作?都將牽一髮動全局。以郭台銘不服輸個性,對於初選結果當然很不服氣,不會坦然接受,理所當然會想尋求反敗為勝的可能路徑。站在國民黨和韓國瑜立場上考量,韓、郭合作當然是上策,但韓雖然積極表現誠意並不斷聯絡,郭似乎不為所動。

如果報導屬實,郭韓和解的第1個條件是韓國瑜必須與蔡衍明畫清界線。其實,韓國瑜近期接受媒體專訪已對此事有所回應,提出「又不是三角戀,跟張三好,就不能跟李四好」。關於這個問題,《中國時報》29日社論〈旺中與韓國瑜的距離〉已經闡明甚詳,旺中集團與政黨或政治人物之間只有公誼關係,「今日我們基於政治理念相符而支持韓國瑜,他日萬一他背離這些主張,我們也會反對,所以不存在他和旺中集團切割的問題。」站在韓國瑜立場而言,他和旺中集團之間的關係,完全是得道多助的被動關係,也無互助互惠關係,要如何切割?

據報導郭團隊開出的第2個條件是,韓國瑜於初選時痛批「權貴密室協商說」,讓郭台銘一直覺得很冤枉。郭的幕僚劉宥彤對此表示,事實證明郭台銘根本不是國民黨權貴,郭台銘連要求初選納入手機民調,國民黨都沒採納,怎麼會說郭台銘與國民黨權貴密室協商呢?她認為「韓國瑜欠郭台銘一個道歉。」關於「權貴」之說,韓國瑜並未明指郭台銘是權貴,也未明言他參加初選是權貴「密室商議」而產生的,只是泛指黨內存在的不好作風。

站在選戰策略的立場上看,韓國瑜批評權貴政治密室協商的言論,應該是選舉語言,當時他未表態參選,突然冒出一個與國民黨高層馬英九、郝龍斌交好的郭台銘,又獲禮遇破格取得初選資格,大剌剌站在國民黨中常會講台總理遺像前宣布參選,即使不懷疑此為經過密商的縝密安排,就選戰策略而言,「權貴政治熱衷密室協商」之說,當然是提高參選正當性及聲勢的有利訴求,韓國瑜的用心應該只是選舉語言的運用。如果計較選舉語言,郭台銘在初選過程中對於韓國瑜發出的明槍暗箭不知凡幾,如果要計較,真該道歉的究竟是韓還是郭?

當然,不過解鈴還須繫鈴人,韓國瑜努力設法和郭董聯繫見面事宜,不就是希望當面說清楚嗎?難道要韓不斷隔空喊話?郭台銘既然參加了黨內初選,當然應該願賭服輸,如今動作頻頻,幕僚又不斷對外放話,甚至喊出組黨的聲音,一副要脫黨參選到底的態勢,讓黨內人心惴惴難安。郭台銘是世界級企業家,胸襟格局自應異於常人,對於初選的風風雨雨應該可以一笑泯恩仇,跟王金平、朱立倫等黨內要角一樣,基於捍衛中華民國的赤誠,以及下架民進黨政府的共同志向,實應捐棄小我與成見,齊心一致共同努力。(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韓國瑜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