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的國政願景發表會後,民意調查的支持度中,張亞中「毫無意外」仍是敬陪末座,但許多人卻也認為他是表述最好、最完整的候選人,這種反差固然說明了選舉並不就是一種理性的遊戲,但另一方面,也更反映了國民黨在執政的論述—尤其在台灣未來前途上,向來不足。

說論述不足,的確,這些年來國民黨早已變成一個「拿香跟拜」的政黨,總隨著民進黨的步調在後面起舞,其結果,何止喪失黨魂,更就被人民唾棄。也因此,幾乎所有議題檯面上就只剩下民進黨的聲音,而民進黨也大剌剌地將自己所要的就直接稱作「進步價值」,只要與她不同的,就代表保守反動。這情形一直要到去年公投,所謂的「進步價值」被百姓一一打臉後,許多人才發覺,原來這些年所謂「檯面主流」的聲音其實就只是少數人的聲音。

然而,這少數人的聲音卻在社會形成一種對多數人的道德綁架,使得不同意見者不敢輕攖其鋒,甚至噤聲不語,於是在政界、在媒體,充斥的聲浪就是反核、擁同、廢死、反中。

而所以能如此,就因高舉這類觀點的人與民進黨有高度的重疊與結合,他們深知價值正當性須如何取得,於是就透過輿論的不斷灌輸、政治的不斷操作,使自己的存在具有一種不可被挑戰的道德性。

就以廢死為例吧!它是幾項所謂「進步價值」中最悖離台灣民意的,歷來的民調總是超過80%甚至高達85%以上的民眾反對廢除死刑,但政府相關部門卻可以「近乎」完全不為所動,廢死人士在媒體更就道德壓人,於是何止民眾噤聲,甚且受害人與受害人家屬的遭遇與心聲就被大幅度地漠視。而一個社會高談抽象的正義,卻無視受害人現前的苦痛,其偽善、弔詭真乃莫此為甚。就如此,民眾心裡又怎能相信社會真有正義呢!

的確,這種情形是民進黨與相關人士形塑論述、操作輿論的結果,但真能如此,國民黨的退縮也是「不可或缺」的關鍵。民眾噤聲,是因沒管道發聲,是因勢單力薄,但政黨呢?政黨原就該反映民意,甚且說,它存在的基點就在於此,但國民黨卻退縮了,如此,又怎能讓百姓選票投得下去?

而這退縮,又不止於讓百姓的聲音無法出線,也讓自己的存在形象模糊。

馬英九在法務部長任內依法批准了最多的死刑執行,總統任內因廢死立場不同,折損了形象清新的「廢死」法務部長,但如此做,並沒有因此而在民眾心中留下「反廢死」的清晰印象,也就是說,這些作為原該能讓百姓覺得他更貼近民眾、更接地氣,但顯然並沒出現這樣的連接。

所以者何?正因每次談廢死時,國民黨要嘛就無力地引用「兩公約」,要嘛就說「社會進步還不到廢死的階段」,因此依法目前「不得不」仍有死刑,講來就理不直氣不壯。援引兩公約,重點原來是要說,在某些情況下還是可以執行死刑的,但因說來氣弱,外人的印象竟主要就成為,因為簽了兩公約,所以我們只好不執行死刑。

而說社會還沒進步到廢死的階段,卻不敢更大聲地說,廢死其實只是一種價值的選擇,死刑的存在原有它道德上的高度與堅持,如果以廢死為文明,伊斯蘭文明、印度文明、日本、乃至美國都不文明了,這又是怎樣的邏輯呢?你連談這都不理直氣壯,人家對你的存在也就懷疑,也就印象模糊,也就可有可無。

而去年的公投總算第1次讓核電、同婚這些議題的主流民意不經政黨而浮上檯面,這固然重重打臉了民進黨,其實也相對暴露了這些年來國民黨「拿香跟拜」的荒謬與無能。

而面對這樣的民意展現,民進黨政府竟無恥地修改了《公投法》,又讓民意進入了悶鍋,面對此,國民黨無論是作為民意的代言,或是記取過去的教訓,都該讓這些議題再次提到檯面,成為選戰主軸,讓公投結果及主流民意能真正地落實在自己的政策訴求中。

坦白說,如果你能理直氣壯地反映主流民意,未來的選戰又怎會打輸呢?(作者為台北書院山長)

#國民黨 #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