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稱華人有史以來在國際表演藝術界最具盛名,台灣編舞家林懷民正式宣告引退。綜觀林懷民一生,體現了後殖民與東方主義反思後的中西文化激盪軌跡,而他所樹立的里程碑也指引台灣、甚至整個華人社會在全球化語境中重獲話語權的路徑。

林懷民崛起的1970年代初期,西方正興起後殖民以及東方主義的檢討,在兩岸方面,毛澤東掀起的文化大革命還在蔓延中,而國民政府為了反制逆流,高舉「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兩種思潮的較勁,顯然在青年林懷民身上產生很大影響。

林懷民早年有志於文字創作,文筆絕佳,寫了很多散文,當中體現出青年時期的感觸與觀念,恰好對映全球與兩岸變局。當西方開始正視殖民主義與文化霸權,大陸卻踐踏自己的文化。而林懷民成長於此時,把中華文化的復興與提升,認定為生涯職志。眾所皆知,「雲門舞集」的團隊名稱,乃至林懷民早、中期創作,都以中華文化為主軸,為他建立了舞壇大師地位。

不管中華文化是否如某些人宣稱,它是被塑造的符號性想像共同體,但台灣以大陸傳來的文化最具支配力,這是歷史現實,也是林懷民的成長養分。即便林懷民後來政治認同轉向,但在文化認同方面,他依循個人的生命歷程,真誠地進行藝術創作,從未因政治意識形態而去扭曲藝術直覺。

即便他曾嘗試根據台灣歷史與流行文化元素打造《陳映真‧風景》、《家族合唱》等舞碼,但就國際舞壇評論來看,《行草三部曲》這類明顯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作品,最獲肯定與推崇,甚至《家族合唱》在外國巡迴時,也因其「燒王船」、「放水燈」等傳統文化最受關注。

這說明了什麼?從清朝衰敗之後,中國有志之士亟思復興、富強之道,喊出「中體西用」,在文化方面,發展到林懷民的程度,已演變為「中西同為體用」,也就是「通中西之異,成一家之言」。但無論如何,迥異於西方的中國文化特色,才是林懷民在世界舞壇躍居大師的關鍵。

換句話說,就算台灣文化藝術工作者再怎麼不認同對岸政權,也絕不能在文化上蓄意「去中國化」,否則在全球化語境中,如何凝聚出一種「台灣文化」特色?而且依照中華文化的豐富多元,還有很多資產尚待挖掘,台灣有其優勢,但大陸正急起直追。林懷民留給台灣藝術創作者一個警語:如果自棄賴以成長的文化養分,如果僅當西方「拷貝貓」,你們的藝術成就,最多就是一個自得其樂的自了漢。(作者為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博士)

#林懷民 #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