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作為全球性離岸平衡手的超級大國,自二戰結束以來的地緣戰略目標便是遏制歐亞大陸上出現能夠與之抗衡的另一個超級大國或強國聯盟,從冷戰時期的蘇聯到當前的中俄準聯盟,而東亞和西歐便是美國對歐亞大陸進行離岸平衡的兩大支柱,西歐有北約、東亞則有以美國為軸心的雙邊同盟網絡。美國一度希望將東亞盟國雙邊網絡改造為多邊軍事同盟體系的東亞版小北約,然而日本與南韓的歷史問題和現實矛盾卻一直阻礙著這一進程。

日韓兩國 相怨相殺

在遏制中國、俄羅斯和北韓最前緣的日本和南韓之間,曾在美國搓合下於2016年簽署《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並在朝核問題最緊張之時舉行美日韓聯合軍演,以圖將美日韓同盟三角中缺少的日韓一邊給補上。然而由於慰安婦問題、二戰時日本強徵勞工賠償問題、以及韓日分別稱獨島和竹島的島嶼主權爭端等始終橫亙於兩國之間,雙方的軍事安全合作也就一直受制於政治互信的低落,而在進入今年7月後日本甚至主動對南韓發起了貿易戰。

作為貿易戰導火索的強徵勞工賠償問題,日韓多次協商未果,日本於7月1日宣布3種關鍵原材料,日企對韓出口的審查批准期限延長至90天並且全部採取個案審查。這3種原材料在全球範圍幾乎被日本廠商所壟斷,南韓貿易委員會的數據顯示韓企平均對日本的高純度氟化氫、光阻劑和氟化聚醯亞胺依賴度分別高達43.9%、91.9%和93.7%,而韓企的原材料和記憶晶片庫存平均分別僅剩餘1個月和3個月。

日本的第二波攻勢計畫將南韓從日本對外貿易的27個可信賴友好國家「白色清單」中剔除,未來南韓企業從日本進口的97%產品都必須獲得日本政府的個別審批,包括可用於軍事和高科技產業的857種非敏感性的戰略材料和技術,而南韓受衝擊的產業則將從半導體電子和航空延伸至汽車、機械等多領域,整個南韓產業供應鏈將面臨斷供危機。根據南韓經濟研究院的估算,倘若南韓也向日本進行貿易報復,南韓GDP跌幅將達3.1%。

矛盾交疊 各懷鬼胎

面對日本利劍封喉的攻勢,南韓上下掀起了全面反日浪潮,從抵制日貨到取消赴日旅遊,同時南韓政府也放話稱將終止《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並呼籲美國出面調停。但弔詭的是,美國除了敦促日韓相互克制、避免擦槍走火外,並未再有明顯的積極斡旋。美國一方面或許暗自樂見南韓半導體電子產業受到重創,其半導體大廠在鷸蚌相爭下可以坐收漁翁之利,另一方面更深層的考慮則是認為日韓貿易戰對計畫於今年底結束談判的RCEP將形成阻撓作用,同時也將使中日韓自貿區進程遙遙無期,美國藉日本之手試圖達一箭數雕之效。

除了日韓矛盾全面爆發之外,其實不僅美韓同盟間圍繞駐韓美軍費用分攤問題有所齟齬,美日同盟也是各懷鬼胎。在土耳其因購買俄羅斯S-400防空系統而被美國踢出F-35戰機的合作伙伴國計畫後,日本主動向美國提出有意加入該計畫但卻遭到五角大樓的拒絕,代表美國只願將日本作為軍火提款機而不願將軍事高尖技術與日本共享。在當前朝鮮半島核威脅降溫下,美日韓三角種種或明或暗的矛盾交疊,同床異夢下的東亞小北約已是胎死腹中。

(作者為中山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研究員)

#南韓 #日韓 #日本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