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域整合,讓有限的領域更為開拓更為寬廣,乃是日益強化的趨勢,出現在多項學門。以經濟問題而言,涉及的層面總是跨領域的,例如當今議論紛紛的美中貿易戰,包含經濟、貿易、政治、科技等面向,並不是單從經濟角度切入便能得解。經濟問題盤根錯節,受到政治、社會、人文諸多因素影響,以及國際情勢之衝擊,已不是單純只從經濟理論便可解決問題。經濟學在發展之初,本即與政治緊密結合,政府立於治理國家之立場,必須治理好一國之經濟發展,方稱扮演了政治應有的優質功能。「經濟」一詞,溯自隋朝王通《文中子》: 「皆有經濟之道,謂經國濟民」,道出了經濟之格局,及其在國家治理的關鍵地位。

歷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發佈,可看出經濟學界所關切的議題,近年來得獎議題多具跨越領域特性。觀乎2016至2018年三年來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研究領域,明顯看出跨域整合趨勢。經濟社會各個單位及個人之間的關係,常以契約行之。「契約理論」在2016年勝出,由哈佛大學的哈特(Oliver Hart)及麻省理工的霍姆斯特羅姆(Bengt Holmstrom),其研究在於保險、工資及財產權等交易行為。經濟學中的契約理論指的是,研究人類在不對稱資訊下的交易行為與結果,Hart 及Holmstrom的研究主要是關於風險與激勵的委託代理問題(Agency Problem),在無法完全掌握風險時,該如何制定出有效的契約,也帶出不完全契約的假設。

在此理論下,除了資訊與交易成本觀念,把法律架構也一併帶入。

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芝加哥大學教授塞勒(Richard H. Thaler)更直接挑戰經濟分析的基本假設,以行為經濟學榮獲殊榮。傳統經濟學假設市場上每一位皆為理性的經濟人,作為分析起步,消費者在所得限制下追求效用極大化,生產者在生產技術既定下追求利潤極大化,經過理性研判後,市場獲得均衡解。然而,觀諸許多經濟現象,往往是在不理性的情境下作出衝動的不合理行為。

Thaler把情緒、個性、社會地位等因素加入決策模式, 認為每個人的帳戶除了荷包實際帳戶外,尚依不同用途各有心理帳戶(Mental Accounting)。其理論包括三個部分:「有限理性」「社會偏好」「欠缺自制力」,把心理學融入經濟學領域,強調心理上的不理性行為。評審委員指出:他的貢獻在於讓經濟學分析更為人性,更接近實際現象。

自然科學納入經濟分析架構,受到2018年諾貝爾獎之肯定,該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耶魯大學諾德豪斯(William D. Nordhaus)與紐約大學羅莫(Paul M. Romer),肯定創造長期永續的經濟成長之分析研究。Nordhaus把氣候變遷與經濟之相互作用納入模型,整合了物理學、化學與經濟學。Romer是內生化成長模型之揭櫫者,把技術創新引入經濟成長的內生力量,建議政府鼓勵新技術創新。自然科學的因素,納入了長期經濟發展的架構,不再只是予以切離的其他外生變數。

經濟學有其侷限性,1974年得獎者海耶克(Friedrich A. Hayek)對於法學、系統思維、思想史、認知科學領域也有相當重要的貢獻。他在頒獎典禮中,以極沈痛的語氣說:「在此時此刻,我實在沒有什麼理由值得驕傲。在經濟學領域有了此特別貢獻的人,沒有理由就成為全能者而可處理所有社會問題。」他也得到1991年美國總統布希所頒與之美國總統自由勛章,表揚其「終身的高瞻遠矚」。即使大師泰斗亦謙稱不足,經濟社會問題的複雜性,人類行為的多變性,沒有單一理論便能放諸四海皆準。因此,理論持續進階發展,跨越理論的加持,應仍是經濟學未來的發展方向。

經濟學原本乃將複雜的現象予以歸納演繹,化成簡化可析的理論模型,因為過簡模型不足以涵蓋所有經濟現象,進一步分成數個支派,包括公共經濟學、福利經濟學、金融經濟學、勞動經濟學、產業經濟學、人口經濟學、區域經濟學、法律經濟學、實驗經濟學、神經經濟學、失衡經濟學等等。推想不同領域的結合趨勢可能繼續,但若過於繁複模型則不易推廣,未來理論上會如何發展,有待研究探討。截至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頒發50次,81人獲獎,未來跨域整合的傑出研究者,可望陸續戴上桂冠。

#經濟 #社會